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吴绛雪:心赤如绛 身洁似雪

2020-01-14 00:00:00

来源:

作者:

  记者 章果果

QQ截图20200306151406.png

  《清史稿》卷五百十 列传二百九十七 列女三

  人间薄命恨无穷

  顺治七年(1650),一个女婴降生于永康后塘弄村,父亲给她取名宗爱,字绛雪。这是个苦命的孩子,襁褓丧母,与父亲相依为命。她小小年纪就展露出非凡天赋:9岁通音律,闻琵琶曲,即能随声唱和。11岁能诗文,作七绝《题晴湖春泛图》,已有“三十里湖晴一色,春来都在晓莺中”之句……

  工诗善画能文,加之姿容秀丽,吴绛雪身上汇集了太多美好词汇:冰雪聪明、兰心蕙质、才貌双全……但也正应了“红颜薄命”一词,17岁,吴绛雪嫁给徐明英为妻,24岁时,徐明英客死他乡。次年春,院中徐明英手植杏树突然枯萎,吴绛雪感慨身世,作《悼杏》一诗:“人间薄命恨无穷,谁料名葩亦与同。倚遍栏杆消息断,可怜二十四番风!”

  这竟是她的绝笔。冥冥之中,吴绛雪仿佛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

  同一年,也就是康熙十三年(1674),耿精忠在福建叛乱,派部将徐尚朝进兵浙江,攻陷处州。六月,兵至永康。徐尚朝曾在浙东做官,早就听闻吴绛雪才华姿色双绝。这回,探知她正寡居后塘弄娘家后,“求宗爱,势汹汹”,并扬言“只有献出吴绛雪,才能免除永康全城屠戮”。

  为了一邑百姓的安危,吴绛雪决定受死,于是假装慨然允诺。临行前,她说:“未亡人终一死耳,行矣,复何言!”徐尚朝派遣两骑护送吴绛雪。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季节,行至一个叫“白窖岭”的地方时,吴绛雪停下马,命取饮水。趁护送者不备,她纵马驰向山崖,坠涧身亡,年仅25岁。一个纤弱女子,以最惨烈的方式,保全了一邑百姓,也保全了自己的清白。

  播诸管弦以表彰

  时间悄悄地过去了170多年。如果不是一个叫吴廷康的人,那么,吴绛雪“从容赴义,以保全永康一邑民命”的事迹将湮灭不闻,世上也将少一段“诗书画”三绝的才女佳话。

  吴廷康来自安徽桐城,道光二十三年(1843)到永康当县丞。他是个书画家,工刻竹,善写梅兰,“精金石考据,篆隶铁笔,直窥汉人”。

  这位喜与人稽考名胜及前贤遗迹的县丞,先是听人说起吴绛雪,为其才情吸引,竭力寻找其诗画作品。吴绛雪古体、近体兼擅,书画亦佳,更是回文诗的高手。其《同心栀子图》,可与1000多年前的《璇玑图》媲美。读其诗歌,“其人品格高洁,可知林下之风,不止闺房之秀”。

QQ截图20200306151435.png

  在寻访过程中,吴廷康得知吴绛雪为保全一邑百姓而捐躯,却因为各种原因,其事迹未见记载,极受震动,“心焉伤之”。

  他开始着手拯救吴绛雪生平事迹及诗作,为此发动了自己强大的朋友圈:让当时的名人、海宁人许楣为之作传,又嘱海盐戏曲家黄燮清为其作曲,“播诸管弦以表彰之”,并请德清人、著名文学家俞樾为其编年谱……他刊印了吴绛雪遗作《徐烈妇诗钞》,含《六宜楼诗稿》《绿华草诗稿》。

  黄燮清曾回忆与吴廷康在杭州西湖相遇:询问其近况,吴廷康只说贫而已,言语甚是简略。而说吴绛雪之事,却非常详细,并嘱咐黄燮清为其作曲,以便流传。过了两月,把吴绛雪之事手录成信件,送到黄燮清手上。又前后三次来到海盐,每次都要讲吴绛雪之事……这才有了《桃溪雪传奇》:“桃溪其地,雪其名也。雪喻其洁,桃则伤其薄命也。”《桃溪雪传奇》与《帝女花传奇》一起收入黄燮清的《倚晴楼七种曲》,戏曲大家吴梅评价,“其词精警拔俗,与《帝女花传奇》,皆扶植伦纪之作”。

  正是因为吴廷康的多方努力及大力传播,吴绛雪的事迹终于在170多年后为天下所知。光绪二十年(1894),朝廷建庙旌表,就是现位于永康西街的烈妇祠,吴绛雪事迹也载入县志。而此时,吴廷康已经去世18年。

  春来旧径仍芳草

  吴绛雪是后塘弄人心中“女神”级人物,关于她的故事,代代相传。后塘弄二村82岁的老支书吴金妙给记者拿来一本《吴绛雪诗钞》,这是2010年吴氏宗谱编纂委员会重新刊印的。另有一本《纪念吴绛雪诗稿》,吴德谦著。吴德谦是吴金妙的妻舅,一位已故老教师。他写了近80首古体诗纪念这位先人。此外,还有《吴绛雪传奇》剧本、《吴绛雪纾难》九集电视剧剧本。

吴绛雪画像.jpg

  吴雄利带着记者去看吴绛雪在后塘弄的遗迹,他也是从小听着吴绛雪的故事长大的,对于有关吴绛雪的一切都特别留意。村口的养性庵里,供奉着吴绛雪的雕像,这是30多年前,与吴绛雪同为“雅兆”房头的后人一起出资雕刻的。吴绛雪住过的六宜楼,如今已是一片菜地。菜地主人、78岁的吴爱爱说,六宜楼有300多年历史,在“大办食堂”时被拆得差不多了,上世纪90年代倒塌,至今还留有柱础。

  六宜楼地势较高,正对着一座山,名为前山,吴绛雪诗里曾写,“春来旧径仍芳草,雨过前山胜白云”。这正是吴绛雪日日相对的青山。这正是吴绛雪居住经年的地方。她在这座楼里,度过无忧无虑的少女时代,看白云在山上来去,听雀鸟在檐前聒噪,和好姐妹素闻一起深夜清坐,夜雨骤歇,刺桐花外升起一轮月亮……

  她也在这座楼里,度过了生命的最后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