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胡则:从县尉到胡公大帝

2019-12-05 00:00:00

来源:

作者:

  记者 章果果

QQ截图20200306140956.png

  胡则 《宋史》卷二百九十九 列传第五十八 

  一个永康孩子,如果脑门长得高,家里的长辈就会打个比喻,“像方岩山”。一个永康孩子也有特别的10岁成长礼:上方岩拜胡公……

  对于一个永康人来说,方岩和胡公,是从小就熟悉的。因为太熟悉,就显得有点太自然而然并且理所当然了。讲起来谁都知道,但可能其实并不太知道。

  你对胡公了解多少?拿这个问题去问永康人,多半会回答你,胡公很灵。或者,胡公就是胡则;再多一点就是,毛泽东曾赞誉“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其实都是宽泛粗浅的认识。我当然也是一样。欲对胡公多加了解,得先读点书。

  这种了解也伴随着困惑,尤其是读了《宋史·胡则传》后,困惑更甚。《胡则传》短短863字,简要叙述三五事,勾勒出胡则生平,从许田县尉到最后的兵部侍郎……想来一个被供奉千年且被万众景仰的大神,必然有过人之处,然而看其事迹,似乎有点平淡无奇啊。

  通读全文,印象最深的也就两件事:一是胡则任提举江南路银铜场、铸钱监时,发现吏人藏匿的几万斤铜。吏人害怕被处死,胡则说:“马伏波哀悯犯重罪的囚犯而放走了他,我难道要重视物品而轻视数人的生命吗?”于是将之登记为剩余,不加治罪。

  另一则是胡则在广西路转运使任上时,有外国船舶遭遇风暴漂至琼州,报告说缺乏食物,不能离境。胡则命借钱三百万,官吏以为夷人狡诈,海上归期难定。胡则说:“他们因为有急切的困难而投靠我们,怎么能拒绝而不帮助呢?”事后,外国船按期偿还借款。

胡则画像.png

  对于胡则其人,史家之笔有褒有贬,开头说胡则“果敢有材气”,结尾给出的评价是“无廉名,喜交结,尚风义”。

  这……似乎和印象中“英明神武”的胡公大帝格格不入啊,有种胡公大帝走下神坛的感觉。

  但是,我也知道世上卷帙浩繁,除了“太史公曰”之外,还有“异史氏曰”。区别于正史臧否人物的庄重正经,后者嬉笑怒骂,另成风光。

  另一个舆论场中的胡则,与正史记载的不尽相同,而别有风光。民间的胡公故事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奏免衢婺身丁钱”,说是宋明道元年,胡则直言极谏,上奏免除衢、婺两州百姓身丁钱。百姓感恩,遂于方岩山顶立庙纪念。这个故事已经深入人心,兹不赘述。

  除此之外,搜罗一下,还有不少胡则“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记载。如《咸淳·临安志》中记载,胡则“守杭有惠政,郡独无潮患”。范仲淹为胡则撰写的墓志铭,也是事迹三五则,勾勒出一个“富宇量,笃风义,轻财尚施,不为私积”的胡则。其中,如上所述的两件事收录了《宋史·胡则传》。还有一件事也值得一提。说福州有大片无主滩涂,纳土归宋后,官府将粗略改造后的滩涂作为“官庄田”租给当地的佃户耕种,后来宋太宗施仁政,下旨“授券予民耕”,让佃户直接成了田主。胡则在福州任上时,因为内忧外患,朝廷财力不支,于是试图收走这些已经被改造成良田的“官庄田”。为此,胡则先后三次犯颜直谏,直到朝廷诏免此事。他在奏章上写道:“百姓疾苦,刺史当言之。而弗从,刺史可废矣。”

  用大白话说就是: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这样一位为民做主不惧犯上的好官,不也“英明神武”值得老百姓纪念吗?

  范仲淹墓志铭中还有一句:“进以功,退以寿,义可书,石不朽,百年之为兮千载后。”范仲淹可谓预言了胡则的身后名。他逝世之后,百姓立庙纪念,并且自宋而元至明,先后受到7位皇帝的敕封,其影响力也渐渐扩张至浙江及周边,“天下有胡公庙三千”,历经千年,香火长盛不衰。

  民间信仰中的胡公,相比起正史、方志及范仲淹笔下的记载,又完全是另一番光景。此时,他已不再是人,而是一个神。1122年,宋徽宗《敕封胡则祐顺侯诰》里讲了一个活灵活现的神话。后人考证说是方腊起义,永康以陈十四为首的贼寇占领方岩,官军久攻不下。一天晚上,贼首梦见神人饮马于池,那池水是唯一的水源,结果第二天起来一看,池水已干枯,大家又慌又乱,结果“大兵一临,即日荡平”。

微信图片_20200306152722.jpg

  自此,胡则开始了法力无边的大神之旅,一个个皇帝给他加官进爵。如果神仙也有名片,那他肯定是头衔最多的之一。到元成宗时,他成了“祐顺嘉应福泽灵显侯”,“可特封显应公”,到了明太祖时,又加封为“显应正惠忠佑福德齐天帝”……就这样,胡则成了胸前缀满各种溢美之词的胡公大帝。

  遇见了正史、方志以及民间信仰中的三个胡则后,我决定上方岩去拜见拜见他老人家。陪我上山的是方岩镇文化站站长吴雄利,一个热爱地方文化的小伙子。

  经过岩下街,发现竟然和往日情形大不相同,一问才知,整治征迁了,如今只剩下几幢有历史价值的建筑。而当年岩下街之盛况,曾令上世纪30年代第一次上方岩的郁达夫大为惊异。他在《方岩纪静》里写,岩下街经营旅店业而专靠胡公庙吃饭者,总有三五千人……

  岩下街几经变迁,胡公祠香火之盛却一如往昔。对此,吕红育最有发言权。他是胡公祠管理所经理,在山上度过了16个春节,他说,每年的大年三十、正月初四、正月十四是最热闹的,最多时,胡公祠里摆过700多张供桌。香客也有季节性,过年时杭州、宁波人居多,农历八月时以绍兴、温州人为主,更远的从河南、东北过来,甚至还有不少西班牙、意大利的华侨。看来,胡公的影响力也已漂洋过海,到达西方世界。

  任凭世事变迁,也不管自己的影响力是否“威加海内外”,胡公大帝只是笑而不语。他安静地坐在胡公祠的后殿,红脸黑髯,头戴帝冠,微微颔首,注视众生,还真是一位可亲可敬的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