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程文德:松柏之姿 君子之行

2020-01-07 00:00:00

来源:

作者:

  记者 章果果

QQ截图20200306145036.png

  程文德  《明史》卷二百八十三 列传第一百七十一 儒林二

  永康方岩独松村,十座山峰围成一个小小盆地,松溪蜿蜒,穿村而过。村庄很大,房屋鳞次栉比,狭长巷道犹如迷宫。巷道间有总宪第和尚书第,是程銈和程文德两父子的府第,也是村里最有故事的古建筑。

  程銈号“十峰”,程文德号“松溪”。独松这一对父子,构成了明代历史中的一段“山高水长”。

  从皇帝近臣被贬为边远小吏

  程銈是明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同榜进士有王阳明。他在担任大理寺评事期间,执法刚正不阿。当时,宦官刘瑾当道,程銈因弹劾刘瑾“不法”,整整10年没有升迁。后官至四川按察使。49岁那年,他感悟“富贵无尽期,功名无尽意。适可事乃止,知足君须记”,挂冠回乡。

  那一年,程文德16岁,已入县学为庠生。两年后,登章枫山之门受学。枫山先生明示:“后生须立得脚跟定,方好做人,贤辈正在此时立脚。”之后,受业于王阳明。明嘉靖八年(1529)春,33岁的程文德榜眼及第。他是永康历史上唯一一位榜眼。

  程文德的廷试卷畅论治国安民方略,嘉靖帝赞赏有加,授官翰林院编修,并特别加封其父亲为“中宪大夫”,母亲为“恭人”。那是程文德春风得意之时,嘉靖帝宴请近臣于无逸殿,程文德也得以参加。他向皇帝献上《无逸殿讲章》,劝诫“过取于民,未有不伤民心者。民心伤,则国本危矣”。

  得意不忘形,这是程文德的操守所在。三年时间里,他“八献忠悃”。然而,命运的第一记重锤,就在他高中榜眼三年后高高落下。嘉靖十一年(1532),程文德同科探花杨名两次上书,直陈吏部尚书汪鋐等五人不法,皇帝“喜怒失中,用人不当”。嘉靖大怒,当庭杖责,追查主使者。参与此事的程文德毅然承认主使,被下诏狱,严刑拷打不吭一声。

  两个月后,程文德被贬到偏远的广东信宜任典史,这是知县下面一个掌管缉捕、监狱的属官。从北到南,漫漫离京路,走了将近一年。程文德不怨天尤人,信宜三年,对他来说“不落空虚”“颇受益”“患难厄穷,无非增益不能”。

  嘉靖十四年(1535)后,程文德仕途顺畅,一路升迁。不管在何职位,他都以社稷苍生为念。在礼部右侍郎任上时,鞑靼骑兵迫近京城,他奉命守宣武门,百姓扶老携幼想进城门避难,各守门者都没有接纳,惟有程文德采取安全之策放他们进门,“免杀戮者以万计”。嘉靖三十二年(1553)大饥荒,程文德急民于水火,上疏请求采取方便有效的措施,皇帝采纳,四省灾民由此活命的无数。

  然而,次年,程文德迎来人生又一次重大转折。

  一代明儒,身没家贫,丧久未举

  命运兜兜转转,似乎和程文德开了个巨大的玩笑。人生起伏后,58岁的程文德又来到嘉靖皇帝左右。此时,嘉靖已在位33年。这位皇帝日渐荒唐,早在10多年前已经移居西苑万寿宫,沉湎修道炼丹,不问朝政。程文德奉命入值西苑,是专门给嘉靖撰写供祈祷所用的青词。秉性耿直的程文德一如既往,“所撰青词,颇有所规讽,帝衔之”。

  适逢南京吏部尚书空缺,大臣们推举程文德,皇帝疑心程文德想要远离自己,让他调任南京工部右侍郎。程文德上疏辞别,“唯愿九重(皇帝)长享清净和平之福,以慰天下臣民仰戴之心”。哪知,嘉靖觉得程文德是在嘲讽诽谤自己,下了一道圣旨:革职为民。

程文德画像.jpg

  程文德回到独松,在五峰书院“角巾衣袍,聚徒讲学,杜足不入城市”。他把人生最后的时光献给了深爱的教育事业。

  书院讲学,贯穿了程文德的一生:20多岁时,他就与同道者讲学于五峰书院,并构筑松溪书院。被贬信宜,他也一路讲学。在梧州,主讲岭表书院,“两广名士翕然从文德学”;在高州,主讲高明书院。在信宜,他倡议迁信宜县学到县衙之旁,又建丽泽书院于县学之后。在江西安福任知县期间,他建了复古书院,集庠生600多人亲自讲习其中。他先后两次回乡为父母服丧。服丧期间,四方学子,无论远近接踵而至,造庐相从……

  嘉靖三十八年(1559)冬天,程文德病卒,终年63岁,因贫无所遗,竟无力举葬。同科进士罗洪先得知后,写信给浙江总督。总督胡梅林行文以助:“……一代明儒,功业文章,海内师表,夫何身没家贫,丧久未举?”金华府赠百金,程文德终于得以安眠于父亲之旁。这时,离他去世已经4年了。

  再过8年,隆庆皇帝才为程文德平反昭雪,恢复原职,赠礼部尚书,赐祭葬。

  400多年过去了,回望程文德的人生,真有无限感慨。程文德暮年南归,舟过德州时,曾作《德州儒学树柏记》,曰:“今天下儒学文庙必树松柏……夫松柏,古称岁寒之姿,盖卉木中之君子也。故其植也。士树于学,日新月盛,而立德、立功、立言,亦更新焉,是洞庵这意也。不然,木有君子之操,而士无君子之行,可以人而不如木乎?”浊世滚滚,他当真立住了脚跟,并以自己的一生,实践了“君子之行”。

QQ截图20200306145053.png

  如今,程文德仍是独松人口中敬重的“榜眼公”。特殊年代,为保护“榜眼公”的珍贵文物,独松村人想尽办法。装有程文德及其夫人画像的木盒,辗转11人之手,得以保留。尚书第门前的一对明代石狮子,眼看难保,4个村民将之沉入塘底,直到浩劫结束后才从塘底抬上来。这对造型简练、憨态可掬的狮子,如今正站立在明堂上,每天“偷听”村民的闲话家常,并兼晾晒衣物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