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 陈亮:志大宇宙 勇迈终古

2019-12-18 00:00:00

来源:

作者:

  记者 章果果 文/摄

QQ截图20200306143235.png

  陈亮 《宋史》卷四百三十六 列传第一百九十五儒林(六)

  深秋的五峰书院,五彩斑斓,清幽岑寂。五座奇异山峰围成一方小天地,如郁达夫所说,“一种幽静、清新、伟大的感觉,自然而然地向人袭来”。只有到了这里,感受过无比的静,才会明白,为什么南宋时,陈亮、吕祖谦、朱熹会选择此地讲学。

  那时,五峰书院还不叫五峰书院,陈亮等人讲学处有一个直白的称呼:寿山石洞。石洞尚在,轩敞阔大,冬暖夏凉,还自带回音,如同一个小小的扩音设备,真是读书好场所。崖壁上,朱熹留下的“兜率台”三字也还在,虽然用白线略加勾勒,但历经岁月风化,已有些漫漶不清。

  “兜率台”三字作何解?于今人而言,也已经漫漶不清。甚至无法想象当年陈亮诸子在此相互讲其所学的场景,毕竟对于古代和古人,我们都已陌生。对于他们的学问,则更甚。

微信图片_20200306152552.jpg

  如何对陈亮来一个“今访”?这是个难题。如同面对一座气势撼人的高山,进山的道路隐隐约约,要看到更开阔更深邃的风景,必须有足够的脚力和耐力。而我只略读过他几首词、几篇文章,知道些生平及后人的评价。因此,这篇2000字短文所能做的,也不过是给陈亮画一幅简笔肖像。

  陈亮给自己画过肖像,那就是他写的《自赞》:“其服甚野,其貌甚古。倚天而号,提剑而舞。惟秉性之至愚,故与人而多杵……且说当今之世,孰是人中之龙,文中之虎?”寥寥数语,豪气干云,也有旷世寂寞。

  正所谓画龙点睛,给这位“人中之龙”画肖像,必须重点画一画他的眼睛。《宋史》陈亮传记里第二句即是:“生而目光有芒。”好一个“有芒”。芒的本义,是指谷壳或草木上的针状物,引申之则可指刀剑的锋芒,引申之又可指光芒。

陈亮画像.jpg

  “芒”的两重引申义,似乎也对应了陈亮的性格特征:锋芒毕露、光芒四射。

  27岁,陈亮初露锋芒,那是1169年。自1163年朝廷与金人达成屈辱和议后,天下人都感到欣喜,庆幸得以休养生息,“独亮持不可”。他以布衣身份,上了著名的《中兴五论》。然而,由于投降派的阻挠,他的上书没有送到孝宗手里。陈亮便归家讲学著书,达10年之久。

  10年间,爱国热血无时不在心中涌动。1178年初,36岁的陈亮再赴临安,向孝宗皇帝上了恢复中原、北伐抗金的奏文,大声疾呼“一日之苟安,数百年之大患也”。孝宗赫然震动,打算在朝堂上公布奏文激励群臣,并召陈亮上殿。这时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佞臣曾觌得知孝宗意图,急趋拜访陈亮,以示媚意。陈亮素来鄙视此类小人,于是跳墙逃走……

  过了10天,陈亮又两次上书。孝宗打算授他以官,陈亮却笑了,说:“我是为国家开创几百年的基业,难道想要以此博得一官吗!”于是渡江而归。

  一逃一笑,是陈亮肖像里的两笔白描,出锋,力透纸背。

  “惟秉性之至愚,故与人而多杵。”陈亮肖像画,应出现一个叛逆者的形象。他叛逆了当时苟安主和的政治空气,叛逆了“儒士”应有的样子。在他看来,“今世之儒士自以为得正心诚意之学者,皆风痹不知痛痒之人也”,“低头拱手以谈性命,不知何者谓之性命乎”!叛逆者陈亮,成就了反对空谈义理、讲究经世致用、追求实事实功的永康学派,与吕祖谦之学、唐仲友之学,并辉于世。

  寿山石洞见证了陈亮与朱熹的深厚友谊。1182年,朱熹巡历绍兴府,过武义明招山,哭吕祖谦墓,到永康访陈亮。两年后,朱熹又来永康访陈亮,讲学于寿山和灵岩石室。两人此后书信不断,是互诉情谊,也是一场思想大辩论。这场“王霸义利之辩”持续经年,震动了南宋思想界。朱熹也曾惊叹不已:“陈同甫学已行到江西,浙人信向已多,家家谈王霸……可畏!可畏!”之后又赞叹:“老兄志大宇宙,勇迈终古。”

  陈亮的另一个好朋友则是辛弃疾。两人同样词风豪迈,同样壮怀激烈,然而,同样空怀壮志却报国无门。两人初次相遇,惺惺相惜。此后诗词往来,多有唱和。两人相交中最深情的一幕,当属鹅湖之会。1188年冬天,陈亮去江西探望辛弃疾,促膝长谈,同游鹅湖。都已是可怜白发生的迟暮英雄,然而,壮志未酬,报国依然无望。陈亮离开后,辛弃疾写下一段感人至深的文字,描绘知己离去后的想念与孤寂。

  几天后,他写了一阙《贺新郎》寄给陈亮,陈亮很快和了一阙,辛弃疾又和一阙,中有一句:“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

  1193年,51岁的陈亮参加礼部进士试,考中状元。他在报恩诗中写:“复仇自是平生志,勿谓儒臣鬓发苍。”不幸,次年,鬓发苍苍的陈亮在赴金陵任职途中病卒,走完了忧患困折的一生。《宋史》里一句评价令人动容:志存经济,重许可,人人见其肺肝。

  陈亮走后6年,71岁的朱熹在血雨腥风的“庆元党禁”中去世。再过7年,68岁的辛弃疾病逝,临终时大呼:“杀贼!杀贼!”

  陈亮逝世后不满百年,南宋亡。他的精神光芒在后世依然熠熠生辉。明初方孝孺读陈亮后云:“呜呼!同甫岂狂者哉!盖俊杰丈夫也。”归有光的感慨则是:“龙川先生天下士也,龙川之不寿,岂天亡宋乎?!”

  陈亮墓在永康龙山卧龙岗,墓前两侧翼墙上右刻“光昭日月”,左刻“书上中兴”。偶有文人雅士凭吊,想来地底下的他不会寂寞。如果眼见他在800多年前就提出的、大大领先于时代的“农商并重”理论,在生他养他的土地上大放光芒,陈亮老兄该高兴得提剑而舞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