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吕祖谦:丽泽世所宗 明招屹千年

2019-12-12 00:00:00

来源:

作者:

  记者 许健楠

微信图片_20200306132630.png

  《宋史》卷四百三十四 列传一百九十二 儒林三

  明招山,冬。山野蜡黄,岁月荒寒,树影斑驳中,一块巨大的照壁若隐若现,上书“明招讲院”四个大字。800多年前,多少莘莘学子、文人雅士不远万里来此求学、论道。

  一切,只因吕祖谦。这个闪闪发光的名字,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他是中国思想史上坐标式的人物,宋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历史学家,金华人,世称“东莱先生”。他跟朱熹、张栻并称“东南三贤”。清代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全祖望曾说:“宋乾淳以后,学派分而为三:朱学、吕学、陆学,朱学以格物致知,陆学以明心,吕学则兼取其长。”吕祖谦的吕学因在婺州,而称为“婺学”。

  三足鼎立,相对于朱学和陆学,曾一度“婺学最盛”。

  古刹晨钟暮鼓 寄托豪迈担当

  丽泽渊源世所宗,明招千年耸丘封。吕祖谦这一生,办了丽泽书院和明招讲院。浙江师范大学江南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王文政说,丽泽书院和明招讲院,好似婺学的两座灯塔。根基在婺城,分支在武义。

  其中,丽泽书院是“南宋四大书院之一”,在宋代,书院就是全国最高等级的学府,丽泽书院便类似于现在的北大清华。只可惜,位于金华市区的丽泽书院曾几度辉煌,终在时代变迁中归于茫茫尘土。而要寻觅吕祖谦绵延数百年的遗风和遗存,必去明招讲院。

  吕祖谦与明招山的缘分,因孝而生。他的家族墓就在这里,他的两段明招岁月,都为守墓而来,一次丁母忧,一次丁父忧,总共待了6年时间。

  宋代士大夫普遍有一种家国情怀,以天下为己任。吕祖谦即便是丁忧,依旧以苍生为念,教化世人。与晨钟暮鼓、琅琅书声为伴,多少生离死别,化为山水间的著书立说、传道授业。一边为家尽孝,一边为国尽忠。

  环顾四周,一片肃静。这个古老庭院的力量,在于以千年韧劲弘扬了教育对于一个民族的极端重要性,在于一位知名教育家的豪迈与担当。

  春花秋叶、夏风冬雪,三两间耕读屋舍,实在令人神往。明招山,本就是一座浙中名山,大咖云集。说起来,吕祖谦该感谢两个人。一位是阮孚,“竹林七贤”之一的阮籍之子,他舍宅建寺,这才有了1600多年的古刹明招寺,明招讲院就在寺庙的环抱中。另一位是德谦禅师,原先当过金华智者寺的住持,他一来,把明招寺办成了浙中西部乃至福州等地六大寺院的禅宗祖庭。

  婺学、禅宗在此兼容并蓄,交相辉映,发扬光大。青山有幸,因为吕祖谦在明招,朱熹来了,刘清之、陆九龄来了,陈亮、叶适也来了。朱熹先后两次把自己最看重的长子朱塾送到吕祖谦处,拜他为师,并对儿子说:“敬重吕老师,要像敬重父亲一样。”

  他第二次在明招讲院讲学,前后近三百人来问学……王文政说,葛洪、乔行简、徐邦宪都是他的学生,巩庭芝家族一门五进士,其中两个是他的学生,马光祖的思想也深受吕学影响。

  学派“三足鼎立” 一度“婺学最盛”

  在宋代,婺州大地发生了一个史诗般的蜕变,当一个丰盈的生命,遇上一片博大的土地,最终演绎出了一段完美的历史传奇。

  吕祖谦倡导“孝悌、忠信、明理、躬行、尊祖、敬宗”等理念,强调“德教为本”及诚信等,学生做不到,就令其退学。他的教学讲究一个“实”字:“讲实理,育实材,而求实用。”吕祖谦《官箴》阐述的为官之道,重在一个“廉”字,“清慎勤实”对于今天执政的官员来说,依然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因此,800多年后,吕氏家规及吕祖谦的思想登上了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和客户端。

  著名的“鹅湖之会”,好比是当年中国思想界的“华山论剑”,朱熹和陆九渊都来了,吕祖谦是发起人和组织者,若没有这份号召力与影响力,怕是难以成事。当年,陆九渊考进士时,吕祖谦是考官之一。他看了陆九渊的答卷后,极为欣赏赞叹,对其他考官说:“此卷超绝有学问者,必是江西陆子静(陆九渊)之文,此人断不可失也。”这么说来,吕祖谦还是陆学代表人物陆九渊的“伯乐”。

  无论是朱熹、张栻、陆九渊,还是陈亮、叶适、陈傅良,他都友好相处,相互切磋探讨学问,正是由于他博采众长、海纳百川的宽广胸怀,才使得婺学成为一个兼容并包、开阔宏大而得儒学正传的学派。

微信图片_20200306132927.jpg

  墓前怀古:此心安处是吾乡

  在人生最后的时光里,吕祖谦以多病之身,用心观察、仔细记录金华各种物候现象。日复一日,寒来暑往,他记录了金华20多种植物开花的时间和具体状态,也记录了首次听到春禽或秋虫鸣叫的情况。历时588天近20个月,集结成凝聚其最后心血的《庚子·辛丑日记》。

  日记终止于1181年农历七月二十八日。次日,吕祖谦病逝,年仅45岁。巨星陨落,哀声一片。朱熹、陈亮、陆九渊等人都为他作祭文,给予极高评价。他死后,葬于明招寺西南。

  墓前,宽大的三级拜台,拾级而上,青砖斑驳,古树参天,一片素净。此心安处是吾乡。“墙竹生夏阴,风荷留宿露。解衣一盘礴,此岂不足付。”这是吕祖谦的第二个家。

  心安、心谧这一对居士夫妇,来明招寺修行已有十二载,日复一日,诵经弘法、打扫庭院。他们说,先生自在人心。浙师大人文学院的学生,每年都会来墓前缅怀;在港澳台,不但有众多“吕粉”,也有不少学者研究吕祖谦……

  “东南理学推儒宗,奇迹明招朱吕同,明礼义,知廉耻,前贤昭示振颓风……”如今,明招小学书声琅琅;湖海塘畔,建设中的丽泽书院,欲重焕昔日荣光。吕学文脉绵绵不绝,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