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北山四先生:薪火相传 遥远绝响

2019-12-20 00:00:00

来源:

作者:


  记者 许健楠 /文  黄泽振/摄

微信图片_20200306133317.png

  何基 王柏

  《宋史》卷四百三十八

  列传第一百九十七 儒林八

  金履祥 许谦

  《元史》卷一百八十九

  列传第七十六 儒学一

  自孔子始,悠悠2500余年,能入孔庙配享从祀的先贤先儒172人,其中有5个金华人:吕祖谦和“北山四先生。”

  这无疑是金华学术文化史上最伟大、最辉煌的一个时期,金华站在学术的最前端,在中国历史舞台上扮了一次难得的主角。

  这一时期的辉煌,全因一门学问,名叫婺学。由范浚开创,到吕祖谦,理学界三分天下,一度“婺学最盛”。

  婺学如同传家宝,代代相传,吕祖谦、陈亮、唐仲友之后,婺学大师就轮到“北山四先生”了。学界承认,“北山四先生”是朱学嫡传、理学正宗。朱熹并不是直接收四先生为徒的。他有一个最器重的大弟子:女婿黄榦。朱熹去世时,曾手书黄榦:“吾道之托在此,吾无憾矣。”

  黄榦的学术传承脉络,又分为两支:江西一支和浙江一支。浙江一支,黄榦传给了何基,何基传给王柏,王柏传给金履祥,金履祥传给许谦。从此,北山学派作为朱学嫡脉,在婺州大地上生根发芽,与本就博采众长的婺学融为一体。

  何基、王柏、金履祥、许谦四位先生,将婺学进一步发扬光大,绵延数百年,长盛不衰,再一次让婺学站在了理学之巅,使金华成为宋元时期的理学重镇。

  北山有贤圣,理学峦中隐

  北山有贤圣,理学峦中隐,星点燎巨火,一燃千年明。“四先生”的故事,就是从北山开始的。

  何基,人称“北山先生”,他的老家,就是在金华山(又称“北山”)脚下。27岁那年,他从江西回金华,隐居在故里盘溪,就是现在的后溪河村。他悠然于水竹之间,潜心研究理学,常常“一室危坐,万卷横陈”。

  由于避世,这位世外高人鲜为人知,直到遇见朱熹门人杨与立。后者操起“高音喇叭”一通宣传,何基立马名声大噪,各路学子纷纷慕名而来。

  王柏出现了。北山的冬季萧瑟阴冷,他怀着一颗赤诚之心,前来拜师求学见到何基,他兴奋地说:“我昔问学,莫知其宗……天侈其逢,得公盛名。”

  何基是个淡泊名利之人,有着对学问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他一辈子不参加科举考试,让他当丽泽书院的“山长”,相当于当北大清华的校长,他也推辞。这位北山学派的开创者,被宋史称为“绝类汉儒”。丽泽书院“山长”,既然名师不当,就让高徒去,那个高徒,就是王柏,他受婺州知州赵汝腾之聘赴任。何基对这个得意门生评价相当高:“十二年工夫,胜他人四十年矣。”

微信图片_20200306133309.jpg

  自吕祖谦兄弟去世,书院弦歌几绝。王柏对书院进行整顿,培训师资,规范课时,严肃纲律,使书院重现生机。他也曾去台州上蔡书院担任过山长。他的著作很丰富,据台湾学者程元敏统计,共有92部。后世学者对他评价很高,称其为“四先生中承上启下的中坚人物”“理学的一面旗帜”。原国家图书馆馆长詹福瑞在《八婺大地煌煌巨著》中说:“我们不能不瞩目金华,因为这里出现了两位经学大师,金华因为他们而成为当时全国学术文化重镇。一位是东莱先生吕祖谦,另一位是著名经学家王柏。”

  金履祥无疑是幸运的。他先拜师于王柏,又因王柏拜师于何基,从此“讲贯益密,造诣益深”。他所处的时代,正是宋末元初,因此他有着强烈的民族意识。元军围攻襄樊,他曾为朝廷出谋划策。元朝建立,他更不入仕,而是专注于讲学。龚剑锋、金晓刚所著《婺学纵横》认为,金履祥对何、王思想兼容并蓄,其思想更接近于王柏。他不但对朱学进行了继承和发展,也在史学方面颇有造诣,最大成就是撰写了《资治通鉴前编》。

  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金履祥还在中国思想史上第一次提出了“知而能之,知行合一”的命题。后来,王阳明思想最重要的内容便是“知行合一”,将这一观点发扬光大。

  金履祥71岁那年,收了个徒弟,正是31岁的许谦。众多弟子中,他是翘楚般的存在,深得赏识和器重。他跟三位前辈一样,也不肯做官,却是婺学的集大成者。在隐居八华山期间,开办八华书院。他的弟子来自全国各地,他讲的课,总是座无虚席,四方之士,听不到他讲的课都感到特别失落。

  许谦教书育人三十余载,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光有记录的就有千余人,使婺学声名远播,传到大江南北、五湖四海。他与北方著名理学家许衡齐名,并称“南北二许”。

  生生不息,“不灭之光”

  时至今日,北山四先生仍被后人所铭记,他们的思想精髓在历史长河中闪闪发光。

  8年前,何新建与后溪河村村民们一起,去长山乡寻访何基墓。岁月变迁,墓的中央,长出一棵香樟树,墓中还发现了两条蛇。2012年,后人们将泥土和蛇挪到后溪河村,重建了一座何基墓,那棵香樟树,矗立于墓前。去年11月,在后溪河村还举办了何基诞辰830周年纪念活动,来自全国各地千余人参加。

  在后溪河村,随处可见北山先生的关键词,村委还计划在村里重建北山书院。

  2012年,王柏墓在浙江师范大学附近的荷花塘角被发现,后来,迁墓至王五元村,丽泽书院的重建计划也多次受到各方关注。

  在兰溪市桐山后金村,金履祥创办的仁山书院至今保存完好,书院门楼白墙黑瓦,宁静肃穆。他的墓至今静卧于村口的林间,每年的清明、冬至,老村干部金品松总要带着一拨又一拨的人来此祭拜。

  许谦的墓,原址位于浙师大东侧的勤俭社区,早已成菜地。许氏后人带着一抔土,回到八华山。许谦的八华书院,当年吸引无数学子前来朝圣,如今,这里仍游人如织,热闹非凡。他的思想,仍回荡在林泉之间、在这座700年历史的书院里。

  北山四先生的思想各有千秋,《宋元学案》说:“北山如良玉温润,鲁斋如明霞丽无,仁山如金刀切玉,白云如和风被物。”

  北山四先生最让人仰慕的,是前仆后继、薪火相传,以及不畏艰难、上下求索的精神。婺州有幸,得以站在理学之巅,迎来二度鼎盛,成就遥远的绝响,为中华文明的传承谱写一曲震撼人心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