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专题 > 2019 >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 > 邀古人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①期

2019-11-29 19:02:52

来源:

作者:

·编 者·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金华新闻客户端11月29日消息   


张志和:斜风细雨不须归


《新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列传第一百二十一,《隐逸列传》 张志和

唐代,那是一个真正的文坛盛世。金华出了两位大诗人,一位是“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另一位是张志和。

湖州城,西塞山前,公元773年。张志和去湖州拜谒老友颜真卿,一番开怀畅饮,一通吟诗作对,便成就了一篇千古绝唱的《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

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须归。

暮春时节,江南水乡,浩渺烟波,白色的鹭鸟,红色的桃花,青色的箬笠,绿色的蓑衣,所有色彩汇聚起来,美得像一幅画。

1000多年来,这首脍炙人口的《渔歌子》被广为传唱,还被小学语文课本收录其中。不仅历代文豪争先追捧,连日本天皇都是他的“铁粉”,为他疯狂打call,在当时的日本,张志和就是家喻户晓的明星。日本对于中华文明的敬畏,多半源于唐代,而张志和的诗,或许就是这份敬畏的一块重要基石。

苏轼曾说过:“爱酒陶元亮,能诗张志和。”张志和不但能作诗,他的画作也被奉为逸品,明代董其昌《画旨》曾云:“昔人以逸品置神品至上,历代唯张志和可无愧色。”

张志和是兰溪人?

让人略感遗憾的是,这样一位名副其实的金华历史文化名人,在八婺大地上,却很难找寻有关他的蛛丝马迹。就连他是金华哪里人,也曾是一个千古之谜。

几经辗转,记者找到一位地方文化爱好者张涌淮,作为兰溪张氏后人,研究族谱多年,他发现了张志和的一段人生轨迹。

根据他的研究,最早来兰溪定居的是张济(张济是汉留侯张良后代,父是张嗣宗官至唐朝初国子监祭酒,是当时主管全国教育的最高行政长官),当其他兄弟散居长三角时,张济夫妇带上三个儿子告别宗祠,毅然南下数百里,沿着钱塘江西行,看到兰江两岸山色迷人,就在兰溪安居下来,张济因此成为兰溪张氏之袓。

张济的大儿子张玒辞掉饶州刺史之后,又沿新安江西进,来到黄山脚下(今安徽省祁门县)安家落户,张志和就是张玒的孙子。

张涌淮考证认为,张志和的祖籍地在兰溪。为此,他曾两次前往祁门县寻访,并找到张志和的后人张国建。

张国建告诉记者,他与张志和同村、同宗。“村里有一棵四五十厘米粗的雪梨树,相传跟张志和有关,他当过将军,我们都叫他‘雪梨将军’。”

张国建的家就在原先的将军祠堂隔壁,“破四旧”时,祠堂被毁,他的父亲抢救出一条“将军”左腿,留作纪念。他说,一棵梨树,一条“腿”,是村里仅存的与张志和有关的东西。关于张志和的故事,央视还找他拍过纪录片。

在祁门城里,还有两块碑,上面刻着张志和的生平和作品。新城区还有一条路,名叫“志和路”。“从族谱上来看,张志和的祖籍在金华,我们同根同源。”

一本专著 一个传奇

除了张涌淮对于张志和身世的考证,记者还从浙江师范大学图书馆找到一本名为《张志和研究》的书。作者是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室主任陈耀东。

彼时,张志和研究一片空白,成了“被遗忘的角落”。陈耀东像“蚂蚁啃骨头”一般,花了20多年时间,乃成此书。

多亏了这部书,张志和的一生在我眼前逐渐延展开来。要不然,我也跟普通大众一般,除了知道《渔歌子》是他的杰作之外,对他的了解几乎一片空白。

小时候,张志和就是一个神童。三岁读书,六岁能写文章,八岁时跟随父亲在翰林院游玩,宋学士以锦林文集戏之,张志和过目成诵,传为佳话。

他原来叫龟龄,太子李亨(后来的唐肃宗)给他改名为志和。厉害了,连名字都是皇帝起的。16岁那年,科举考中之后就当了官,做了翰林待诏(皇帝的顾问),以及左金吾卫录事参军(掌管朝廷治安工作的秘书)。唐肃宗继位后,他当过左金吾卫大将军;757年,张志和被封为金紫光禄大夫。

这一路,张志和真可谓志得意满,意气风发。

也许是过往太顺了,人生起落,旦夕之间。他遭遇一场政治横祸,被贬到重庆万州。祸不单行,仕途失意,家庭变故,他的父母、妻子在数年内接连去世。

张志和对官场的心灰意冷,转变为对世外桃源的向往。历史总是如此舍得:一位政坛新星突然陨落,一位杰出诗人迎面走来。任何伟大与卓越,都是有铺陈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命运最好的安排。

历史长河中,也许有这样一个画面:他微笑着,回头看了一眼残阳如血的晚霞,背上行囊,择一叶扁舟,渐渐远行。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那一刻,他是一个真正的隐士。即便皇帝召唤,他也不回头。他在《自叙》诗中写道:“世事艰难如意少,功名荣耀误人多。浮云富贵非吾愿,且买扁舟理钓蓑。”他还将唐肃宗赐给他的一奴一婢配为夫妇,号曰渔童、樵青。

“茶圣”陆羽经常问张志和“与谁往来?”他回答:“我以太虚做住房,以明月做灯烛,与四海诸公一起相处,从来没有过别离,怎么还有往来?”

“铁杆知音”颜真卿嫌张志和的船太破旧,想送他一套房子。他不要,说要住在船上,往来水草烟波之间,是人生一大幸事。颜真卿拗不过,只好送给他一条新船。

300多年后,李清照凭栏远眺,感叹“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奔流不息的婺江,也曾百舸争流。张志和这条蚱蜢舟,可曾顺流回乡,泛舟婺江?

张志和的人生,仅有30年,留给后世的作品不多,只有3万余字的《玄真子》以及诗9首,却足够耀眼。儿时在家乡,进长安城做官,隐居绍兴近10年,最后死在湖州。若是没有起落沉浮的人生感悟,以及云游四方的生活阅历,怕是难以成就意境高远、生动传神的《渔歌子》。

于后人而言,一个吟者因冠冕而喑哑了歌声,才是真正值得叹惋的;一个诗人,因功名而丢了诗情,才是真正让人可惜的;一个才子,因政务而陷入平庸,才是真正需要抱怨的。

张志和与《渔歌子》的不朽告诉我们,无论宦海沉浮、百转千回,是金子,总会发光;即使身居敝舟,一箪食,一瓢饮,仍不改其乐,闲庭信步;就算瓶无储粟,生无所资,依旧怡然自得,赏菊吟诗,才是人生应有的姿态。



杨琁: 二十五史立传金华第一人


《后汉书》卷三十八,列传第二十八,《张法滕冯度杨传》

杨 琁

杨琁是谁?

相比众多耳熟能详的“二十五史中的金华人物”,杨琁比较小众,但他是目前已知第一位在二十五史中立传的金华人。

《后汉书》对他高祖杨茂及父杨扶、兄杨乔有相当篇幅的记载。

杨茂因护驾有功,被光武帝封为乌伤县新阳乡(相当于今之县)侯。杨茂是浦江县有史料记载的第一任父母官。在浦江有不少与杨琁家族有关的传说,传得最广的就是鸡冠岩山顶的杨公庙。

杨公即杨琁的父亲,杨扶,因官至刺史,浦江百姓也叫他杨刺史。

鸡冠岩位于浦江县白马镇东北方向,因山形似鸡冠而得名,是浦江标志性高山。鸡冠岩山脚就是远近闻名的千年古村嵩溪。

鸡冠岩山顶杨公庙 邵陆甫/摄

“浦江无高山,出在鸡冠岩。”52岁的村民邵陆甫说,鸡冠岩海拔745米,因为周围没有高山,所以显得特别高。《乾隆浦江县志》记载:“宋淳祐中有神仙降于山,自称汉刺史,至今庙祀之。”“神仙”即杨刺史杨扶。邵陆甫说,杨公庙在当地很有影响,保佑平安,每年正月初一香火特别旺。“传说中杨刺史降临鸡冠岩,保佑一方平方、风调雨顺。”

杨刺史是那个年代的“网红”,就连明代开国文臣之首、著名文学家宋濂也慕名撰文《杨刺史庙迎享送神歌辞》。

虎父无犬子。《后汉书》就有杨琁智平境内盗贼的故事。

当时苍梧、桂阳两地盗贼聚集在一起,想要攻打郡县。盗贼众多而城内的兵力不足,官吏、士兵、百姓都很担忧。杨琁于是特制数十乘马车,用大口袋装满石灰放在马车上,将系大口袋的绳索拴在马尾巴上,另外又制作了兵车,装备好弓弩……战斗开始后,杨琁命马车在前面跑,顺风扬灰,使贼兵看不见东西,然后乘机用火烧布索,马受到惊吓,直奔盗贼阵地。趁着有利的形势,后面的兵车弓弩齐发,战鼓震天。众盗贼惊恐万状,四散奔逃……

《后汉书》夸奖杨琁能运用智谋取敌,也因此提振军旅的斗志。

史书记载:“杨氏一族,满门忠烈。杨茂的曾孙杨扶,曾任交趾(今越南北部)刺史,颇有政声。玄孙杨乔,官至尚书左丞。玄孙杨琁,官至尚书仆射。”

原来,杨琁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的爸爸,就已经是很厉害的角色了。杨乔是杨琁的哥哥,“为尚书,容仪伟丽”,不但有颜值有内涵,还很有骨气。汉桓帝喜爱他的才干和相貌,下诏将公主许配给他。杨乔坚辞不受,但是汉桓帝执意相许,于是杨乔开始绝食,七天之后竟去世了。

天上掉下“附马”大馅饼,这样的诱惑,谁能抵挡?杨乔,算一个。他以命相辞,青史留名。

有趣的是,“小众”《后汉书·杨琁传》还被收录2019小学文言文阅读练习。你看懂《杨琁传》了吗?若没有,赶紧补课,否则,会被家里的小学生看不起。 


龙丘苌:千年九峰自在地

                                                                                                                                                                              

《后汉书》卷七十六,循例列传第六十六,《任延传》 龙丘苌

古来隐士很多,他们避开尘世浮华,选择独善其身。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就已经存在隐士这一独特现象,两汉时期风气更盛。位于婺城区汤溪镇境内的九峰山,地偏人少,自古就是隐士们的隐居之地,西汉末年的龙丘苌便在此耕种为生。他品行高洁、不慕名利,对当时和后世都产生了深远影响。

昨天,记者驱车前往九峰山,试图寻访龙丘苌遗迹,并感受其隐居生活。山脚下的宅口村安静祥和,村民的脸上都挂着祥和的笑容。遗憾的是,他们并不知道龙丘苌是谁。交流间,一群鸭子大摇大摆地横穿马路,过往车辆还要给它们让路,难道是沾染了九峰山的“隐秘之气”而自在起来?

九峰雪景图 洪兵/摄

“纵寻太末龙丘迹三教名山创,横领九峰山水情历朝贤士歌。”步入九峰山门,一副对联道出九峰山的真谛。拾阶而上,九峰禅寺晨之梵音,林中声声鸟语,透过清风传到耳中,舒适自然。此时,你就能体会到,当时龙丘苌面对王莽四辅(太师、太傅、国师、国将)三空(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屡次召他做官都没有同意的原因。

史载,龙丘苌是西汉时期的著名九峰山隐士,死后葬于山下,山因而得名龙丘山。据说,在九峰禅寺中设有三贤堂,专门用来祭祀先贤龙丘苌、徐伯珍和徐安贞。步入九峰禅寺,石碑地图中确有三贤堂的标注,但记者在禅寺内外几经寻找都没有发现。

九峰禅寺的可信禅师告诉记者,三贤堂在历史中的确存在过,很可能就是在现在石窟右侧暂时堆放杂物的房间,但因年久失修荒废了。不过,对于九峰山的隐士生活,可信禅师深以为然。7年前,他从安徽一座香火旺盛的寺庙来到九峰禅寺,山中虽然清苦,但活得自在。

“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可信禅师说,这句话虽然有些夸张,但他们的日子就是这么过的,除了采购必要的生活用品,寺中师傅们从不下山门。

虽然,龙丘苌后来被任延的真诚所打动,同意出仕,在为数不多的日子里担任官职,这也是他“士为知己者死”的大隐风范。寻访中,记者在九峰山上遇到好几拨人,他们都是从附近都市区过来的,觉得九峰山宁静致远,给人释然放松的感觉……

如今的九峰山,虽然已经开发成景区,但一直安详静谧,山中古刹依然巍然耸立其中。九峰山景区管理委员会负责人朱敏说,九峰山的客流量每年平均在七八万人,与同级别类似景区相比算是少的。明年,相关部门将对九峰禅寺主体部分进行重建,约300亩,未来还将在山中设置合适的景观带,在不破坏九峰生态的前提下提高经济效益,将景区从“小隐”变为“大隐”。

或许,等九峰山热闹起来,龙丘苌也会习惯“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吧。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莫氏女

《晋书》卷二十九 志十九 五行下 人痾

二十五史记载的第一个金华女性,为“莫氏女”,而且,是个婴儿。莫氏女见载于《晋书》,“志十九 五行下 人痾”,仅一句话:“义熙中,东阳人莫氏生女不养,埋之数日,于土中啼,取养遂活。”

不清楚此“莫氏”指的是姓莫,还是“姓氏不详”的意思。记载很简单,说是东晋义熙年间,也就是距今约1600年前,东阳郡人莫氏生了个女儿,不打算养,把她埋了。几天后女婴在土中啼哭,于是家人把她挖出养育,就这样,活了下来。

原文短短24字,言简意赅。听起来是个奇迹,而奇迹今日亦现。前几天就有一新闻爆出,山东一男婴被埋在半米深坑里,哭声引来好心人,男婴被送往医院救治。奇迹背后,是人心种种,不禁令人感叹,古人如此,今亦犹然。

莫氏女被收录“五行志”的“人痾”一章。五行志是记载金、木、水、火、土五行的志书,包括天灾人祸、各种福瑞谶应现象。班固撰《汉书》始创五行志,后历代正史承袭。而“人痾”又作何解?翻《辞源》,“痾”为“怪异之病”。而按照班固自己的解释,妖孽及六畜,谓之祸;及人,谓之痾。

朱 幼

《宋书》卷九十四 列传第五十四 恩幸

载《阮佃夫传》

《宋书》为金华人都熟悉的东阳郡太守沈约编撰。《宋书》提及一个金华人,不过,嗯哼,并不是好名声,他参与了两次政变。

此人为朱幼,其事见于《阮佃夫传》。阮佃夫为诸暨人,刘宋后期奸臣。

两晋南北朝时期,政局混乱,宫廷内部,废立篡位之谋时常发生。景和元年(465年)十一月,湘东王刘彧与亲信阮佃夫等人联络谋划共同废掉刘子业,次年成事。那时,朱幼是刘子业外监典事,也是阮佃夫同伙之一。

公元472年,年仅10岁的太子刘昱即位。刘昱年纪渐长,性猖狂,内外莫不忧惧。于是,阮佃夫又想废长立幼。他与申宗伯、朱幼、于天宝等密谋杀死刘昱,拥立其弟刘准,并拟订计划。此时,朱幼已是步兵校尉。哪知事不凑巧,阮佃夫的周密计划无法施行。事发后,刘昱大惊,当即将阮佃夫、朱幼捕获处死。

徐 嗣

《南齐书》卷二十三 列传第四

徐嗣是个神医。《南齐书》记载了他的两则神奇医案:

说有一个穷老汉得冷病多年,被子盖得层层叠叠,床底下放火炉,还是冷得不行。徐嗣为他治疗,深冬时,让老汉光着身子坐在石头上,用百瓶水从头上淋下去。开始数十瓶,老汉“寒战垂死”,七八十瓶以后,浑身冒热气如云蒸。徐嗣说,第二天老汉就能起来行动,据说这是大热病。

又一次,徐嗣出门游玩,听到竹屋里有呻吟声,就说:“这人病得很重,再有两天不治,必死。”进去看,发现一个老妇人全身痛,身上黑斑无数。徐嗣回家煮好一升多药水送去,老妇人服完,痛得更厉害,在床上来回打滚。一会儿,黑斑处都突出来约一寸长的钉子,再用膏药涂到疮口上,三天就好了。徐嗣说这病名钉疽。

据说徐嗣治病灵验的事很多。但这个徐嗣是否金华人?存疑。清代史学家张森楷校勘二十四史,对此传有云:“徐嗣即徐嗣伯,《南史》附《张邵传》。按‘东阳’当作‘东海’。”而徐嗣伯是南齐著名医家。


“金华文化地理”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