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专题 > 2019 >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 > 邀古人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二十五史金华名人今访第⑭期

2019-12-20 11:00:00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投笔邀古人 对影抒沧桑

历稽二十五史,金华人收录本纪、世家、列传,及有名或事迹者,逾两百人。其中,不乏高逸之士、饱学之儒,亦有刚猛勇士、清正名臣,他们的精神之光理应穿越时空,照烁古今。遗憾今人多不识古人——不仅是时间上的遥远,更是心理上的遥远。值此国家大力提倡弘扬传统文化之际,我们踏上路途一一寻访二十五史里的金华人。除了寻访名人现存的遗迹,如出生地、故居、墓址、纪念设施等等之外,更是一种精神意义上的追溯与遇见。投笔邀古人,对影抒沧桑。

我们将力求再现金华名人之面貌,弘扬金华文化之灵秀,增加金华文化之自信,推陈出新,继往开来,再生出一种凝不可懈的时代精神,为两个文明建设添砖加瓦。

·编 者·


北山四先生:薪火相传 遥远绝响

  记者 许健楠 /文  黄泽振/摄



  自孔子始,悠悠2500余年,能入孔庙配享从祀的先贤先儒172人,其中有5个金华人:吕祖谦和“北山四先生。”

  这无疑是金华学术文化史上最伟大、最辉煌的一个时期,金华站在学术的最前端,在中国历史舞台上扮了一次难得的主角。

  这一时期的辉煌,全因一门学问,名叫婺学。由范浚开创,到吕祖谦,理学界三分天下,一度“婺学最盛”。

  婺学如同传家宝,代代相传,吕祖谦、陈亮、唐仲友之后,婺学大师就轮到“北山四先生”了。学界承认,“北山四先生”是朱学嫡传、理学正宗。朱熹并不是直接收四先生为徒的。他有一个最器重的大弟子:女婿黄榦。朱熹去世时,曾手书黄榦:“吾道之托在此,吾无憾矣。”

  黄榦的学术传承脉络,又分为两支:江西一支和浙江一支。浙江一支,黄榦传给了何基,何基传给王柏,王柏传给金履祥,金履祥传给许谦。从此,北山学派作为朱学嫡脉,在婺州大地上生根发芽,与本就博采众长的婺学融为一体。

  何基、王柏、金履祥、许谦四位先生,将婺学进一步发扬光大,绵延数百年,长盛不衰,再一次让婺学站在了理学之巅,使金华成为宋元时期的理学重镇。

北山有贤圣,理学峦中隐

  北山有贤圣,理学峦中隐,星点燎巨火,一燃千年明。“四先生”的故事,就是从北山开始的。

  何基,人称“北山先生”,他的老家,就是在金华山(又称“北山”)脚下。27岁那年,他从江西回金华,隐居在故里盘溪,就是现在的后溪河村。他悠然于水竹之间,潜心研究理学,常常“一室危坐,万卷横陈”。

  由于避世,这位世外高人鲜为人知,直到遇见朱熹门人杨与立。后者操起“高音喇叭”一通宣传,何基立马名声大噪,各路学子纷纷慕名而来。

  王柏出现了。北山的冬季萧瑟阴冷,他怀着一颗赤诚之心,前来拜师求学见到何基,他兴奋地说:“我昔问学,莫知其宗……天侈其逢,得公盛名。”

  何基是个淡泊名利之人,有着对学问孜孜以求的探索精神。他一辈子不参加科举考试,让他当丽泽书院的“山长”,相当于当北大清华的校长,他也推辞。这位北山学派的开创者,被宋史称为“绝类汉儒”。丽泽书院“山长”,既然名师不当,就让高徒去,那个高徒,就是王柏,他受婺州知州赵汝腾之聘赴任。何基对这个得意门生评价相当高:“十二年工夫,胜他人四十年矣。”

  自吕祖谦兄弟去世,书院弦歌几绝。王柏对书院进行整顿,培训师资,规范课时,严肃纲律,使书院重现生机。他也曾去台州上蔡书院担任过山长。他的著作很丰富,据台湾学者程元敏统计,共有92部。后世学者对他评价很高,称其为“四先生中承上启下的中坚人物”“理学的一面旗帜”。原国家图书馆馆长詹福瑞在《八婺大地煌煌巨著》中说:“我们不能不瞩目金华,因为这里出现了两位经学大师,金华因为他们而成为当时全国学术文化重镇。一位是东莱先生吕祖谦,另一位是著名经学家王柏。”

  金履祥无疑是幸运的。他先拜师于王柏,又因王柏拜师于何基,从此“讲贯益密,造诣益深”。他所处的时代,正是宋末元初,因此他有着强烈的民族意识。元军围攻襄樊,他曾为朝廷出谋划策。元朝建立,他更不入仕,而是专注于讲学。龚剑锋、金晓刚所著《婺学纵横》认为,金履祥对何、王思想兼容并蓄,其思想更接近于王柏。他不但对朱学进行了继承和发展,也在史学方面颇有造诣,最大成就是撰写了《资治通鉴前编》。

  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金履祥还在中国思想史上第一次提出了“知而能之,知行合一”的命题。后来,王阳明思想最重要的内容便是“知行合一”,将这一观点发扬光大。

  金履祥71岁那年,收了个徒弟,正是31岁的许谦。众多弟子中,他是翘楚般的存在,深得赏识和器重。他跟三位前辈一样,也不肯做官,却是婺学的集大成者。在隐居八华山期间,开办八华书院。他的弟子来自全国各地,他讲的课,总是座无虚席,四方之士,听不到他讲的课都感到特别失落。

  许谦教书育人三十余载,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光有记录的就有千余人,使婺学声名远播,传到大江南北、五湖四海。他与北方著名理学家许衡齐名,并称“南北二许”。

生生不息,“不灭之光”

  时至今日,北山四先生仍被后人所铭记,他们的思想精髓在历史长河中闪闪发光。

  8年前,何新建与后溪河村村民们一起,去长山乡寻访何基墓。岁月变迁,墓的中央,长出一棵香樟树,墓中还发现了两条蛇。2012年,后人们将泥土和蛇挪到后溪河村,重建了一座何基墓,那棵香樟树,矗立于墓前。去年11月,在后溪河村还举办了何基诞辰830周年纪念活动,来自全国各地千余人参加。

  在后溪河村,随处可见北山先生的关键词,村委还计划在村里重建北山书院。

  2012年,王柏墓在浙江师范大学附近的荷花塘角被发现,后来,迁墓至王五元村,丽泽书院的重建计划也多次受到各方关注。

  在兰溪市桐山后金村,金履祥创办的仁山书院至今保存完好,书院门楼白墙黑瓦,宁静肃穆。他的墓至今静卧于村口的林间,每年的清明、冬至,老村干部金品松总要带着一拨又一拨的人来此祭拜。

  许谦的墓,原址位于浙师大东侧的勤俭社区,早已成菜地。许氏后人带着一抔土,回到八华山。许谦的八华书院,当年吸引无数学子前来朝圣,如今,这里仍游人如织,热闹非凡。他的思想,仍回荡在林泉之间、在这座700年历史的书院里。

  北山四先生的思想各有千秋,《宋元学案》说:“北山如良玉温润,鲁斋如明霞丽无,仁山如金刀切玉,白云如和风被物。”

  北山四先生最让人仰慕的,是前仆后继、薪火相传,以及不畏艰难、上下求索的精神。婺州有幸,得以站在理学之巅,迎来二度鼎盛,成就遥远的绝响,为中华文明的传承谱写一曲震撼人心的篇章。

徐阶:宣平往事成就一代名相

  记者 汪 蕾


  2019年夏,长兴东山村茶山。一座古墓被发现。墓表建筑经过风吹雨淋,已不复当年景象……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员根据墓志铭的内容认为,墓主就是明朝嘉靖年间首辅徐阶。

  看过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戏曲《海瑞罢官》和小说《明朝那些事儿》的人,对这位权倾朝野的“明朝十大首辅”都不会陌生,他有才有德却因“子贪”晚节不保。徐阶用他的一生充分展示了一个成大事者的隐忍、大气、有为。

  也是这座古墓的发现,为徐阶“生于宣平,长于宣平”的身世故事再次提供了有力证据,恰是这样,徐阶魂归故土的愿望才没有在茫茫史海中淹没。从2008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到近年兰州大学历史系武义籍学生陶潇宇《明代首辅徐阶少年事迹考》,徐黼、徐阶父子的故事终于从史籍资料、民间传说中浮现而出。

  徐阶的父亲徐黼为宣平县丞9年,《宣平县志》所记载的“报德祠”碑记、“瑞麟亭碑”碑记里,徐阶出生于宣平及在宣平成长的少年往事赫然在列。

  “瑞麟亭”碑记载:“按徐黼贰宣时,有妾卒于宣,所育一子,去任留养于鲍。初名鲍阶,后黼长子故,复携阶归,时年十二,即相公阶也。”

  史载,在徐阶刚满周岁的时候,其“堕眢井,出三日而苏”;五岁时,“从父道括苍,堕高岭,衣挂于树不死”。用现在的话说,徐阶几次差点“死”去。出生时并不得宠,父亲离任临行前甚至将他寄养于宣平县城鲍村内一户鲍姓人家。要不是因为家中长子早逝,庶出的徐阶不一定能回到父亲身边。

  从6岁到12岁,徐阶在宣平刻苦攻读,饱览诗书,满腹经纶,出口成章。被父领回华亭后,更是勤奋苦读。嘉靖二年(1523),刚过20岁的徐阶,殿试第三,探花及第。

  《明史》高度推崇徐阶:“立朝有相度,保全善类。嘉、隆之政多所匡救。间有委蛇,亦不失大节。”“论者翕然推阶为名相。”可见一代名相有多隐忍,手段多高明,能力又有多强。陶潇宇认为,徐阶充满挫折磨难的童年经历,对他日后在朝堂上的处事隐忍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徐阶用20年时间扳倒了严嵩,几乎占其政治生涯的大半。当上首辅之后,他在内阁值房挂了一幅字:“以威福还主上,以政务还诸司,以用舍刑赏还公论。”他知人善用,培养张居正,力保海瑞,启用高拱、戚继光;励精图治,整治边情民政,平反冤屈,抗击蒙古……

  一朝天子一朝臣。隆庆朝,徐阶急流勇退,主动放弃了来之不易的权力,回归松江老家。

  万历十一年(1583),徐阶去世,享年81岁,谥文贞。在其去世前的一年,他的得意门生、内阁首辅张居正已去世。四年后,清官海瑞孤独死去,把一世清名留给后人;无战不胜的一代抗倭英雄戚继光,也敌不过时间这个最大的敌人,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大明王朝也进入了历史的转角。

陆震:清介忠直 一身许国

  记者 叶 骏


  陆震,像很多宋元明名人一样,有点湮没无闻,但这个兰溪史上著名的清介直臣、治事能吏,不该被淡忘。陆震师事兰溪大学问家章懋,慷慨有大志,以学行知名。

  兰溪现称纺织大市,后陆村是兰溪纺织业的发源地。全村1000余人,大多陆姓,有纺织企业26家。陆氏家庙即为文化礼堂(原村文化宫),里面围绕“纺织”这一主题,有不少实物与图文展陈。祠堂内有一块碑,名叫《明兵部车驾司员外郎赠太常寺少卿谥忠定陆公遗像》,文史爱好者拓片发现,署名竟是大名鼎鼎的王阳明。

  像赞是指为人物画像或人的相貌所作的赞辞。石碑上有陆震画像、五篇像赞,100多字,落款是清代光绪年间,应为陆氏后人引用资料篆刻为碑。这五篇像赞均出自明代名臣之手,而且都是直臣,除王阳明外,还有邹应龙、杨继盛、邹元标等。比如邹应龙,他的上疏弹劾,直接导致了严嵩的倒台。王阳明在这篇像赞里,歌颂了陆震为了国家、朝廷的安危,为阻止江彬欲趁正德皇帝朱厚照南巡之机谋私,置自己的生命不顾而上疏的一段史实。

  这里的一个历史背景是:当时发生在南昌的宁王之乱,已经被王阳明平定,但江彬促朱厚照借平叛之名南巡,包括陆震在内的大臣百余人跪求劝阻,结果惹怒了朱厚照。陆震被打入诏狱,三番遭受刑杖,因为伤势过重而死。在狱中,陆震和狱友讲周易八卦,阐明忧患之道,并吟《朝房待罪》诗云“一身曾许国,九死敢忘恩”,一字一碧血,耿耿见忠心。

  嘉靖元年(1522),就是陆震去世三年后,世宗皇帝即位不久即为其平反,并下旨称“士之大节,以死义,为难能国之典章”,追赠、恩荫。崇祯年间又赐谥忠定,立庙建祠。先后在金华府建忠清坊,并建三忠祠,在泰和县建三贤祠,在兰溪县城瀫水驿西赦建忠定陆公祠,又名褒忠祠,前有褒忠坊,在本乡建忠直坊,还在后陆兴建进士第,前有雄雌石狮一对,左建有忠定公祠(已废)等,赐予祭祀。

  陆震敢向皇帝进谏直言,知必有一死而不退,显示了他敢于触碰权贵、爱民如子的本色。他44岁考中进士(1508),初仕江西泰和县知县。当时宦官刘瑾把持朝政,他敢于据理力争,为百姓减免盐税、丝绸等进贡;他重视当地文化教育事业、社会风气教育,善理政的他鼓励农桑,并稽查赋籍,找出藏匿粮食以减轻民税;他还制定各种防备盗贼措施,修城墙护民,阻止官兵扰民……离任后,泰和人民还建了一座生祠奉敬他。

  现今的后陆村有不少老房子,但相对比较零散,破败者有之,修复者有之。那座让后裔荣耀的进士第,是朝廷“恩荣”陆震祖孙赐建,当地俗称狮子厅。门口砖雕十分精美,气势自来。进士第也会后三进,建筑面积670平方米,厅里悬挂中顺大夫、太常寺少卿、忠直、酒祭、礼部尚书等匾额。

吴百朋:抗倭平乱 威震江南

  记者 张海滨 文/摄


  “德尚中行副朕心之简托,才堪大用信济世之英贤。”这是明万历皇帝赐给吴百朋的一副御联。吴百朋,义乌市江东街道大元村人。他与戚继光生活于同一时代,为抗倭寇、平内乱、固边防立下了不朽功勋。

  12月18日,记者来到吴百朋故里大元村。大元村文化底蕴深厚,村里文物古迹较多,如尚书府、枢密院、九思堂、七幢、仰止堂等,其中尚书府是吴百朋的府第。

  吴百朋原名“吴伯朋”,明嘉靖皇帝朱厚熜赠御笔“去人从百”,遂改名为“百朋”。

  吴百朋自幼丧母,跟着生性耿直、学识渊博的父亲生活,尝尽生活磨难。他从小就聪明过人,乐观向上,发奋读书,立志报效国家。

  嘉靖二十六年(1547),吴百朋进士及第。第二年,出任江西永丰知县。重农桑,兴水利,办公学,倡孝悌……不久“县邑大治”。

  嘉靖二十九年(1550),吴百朋被提升为山西道监察御史,兼管长芦盐政,又负巡按江北的重任。不久,倭寇侵入瓜州,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目标直指江苏重镇扬州。

  吴百朋立即调集各处兵马驰援扬州。他挑选三千精锐兵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城掩杀。倭寇猝不及防,兵营大乱。明军奋勇争先,斩倭首4000余级。残敌闻风丧胆,狼狈逃窜。后队倭寇见大势已去,只得退去。

  嘉靖四十二年(1563),吴百朋改任虔州巡抚,负责抗倭平乱。海丰一战,大败倭寇,歼敌5000余众,俘敌逾千,残余倭寇乘船而逃,潮阳地区倭患遂绝。

  最后又平定“三巢”,为朝廷所嘉许,晋升大理寺卿,为正三品,不久改任兵部右侍郎。“三巢”是指三个罪犯盗贼聚集之地,方圆700里,多崇山峻岭,官府多次进剿,都无功而返。

  明隆庆二年(1568),吴百朋的父亲去世,吴百朋回到老家守制三年。守制期间,吴百朋深居简出,闭门读书,整理文稿。时义乌城东的东江桥毁圮已10余年,吴百朋倡导修复,主动捐献一大笔俸银相助。

  万历五年(1577),吴百朋升任南京刑部尚书。第二年,因积劳成疾,殁于任上,时年60岁。皇帝下旨御葬于大元村附近的黄山脚下,现为义乌市文物重点保护单位。

  在村南的水库脚下,有一个吴百朋纪念祠,是大元村吴氏后裔为纪念吴百朋而建的一座纪念性建筑,大殿正中塑有吴百朋像,四周还有吴百朋事迹陈列。

  吴百朋为官数十年,清正廉洁,从严治家。夫人王氏相夫教子,贤德闻名乡里,被朝廷封为诰命一品夫人。后人中多有人才涌现:子吴大瓒、孙吴存中、曾孙吴之器、吴之文等;侄外孙金汉鼎亦是清官名臣;曾孙媳倪仁吉为一代才女。2008年,吴百朋和倪仁吉都被评为义乌市“十大历史文化名人”。

玉山樵者

  记者 季俊磊


《明史》卷一百四十三 列传第三十一

  在《明史》中记载了多个不知姓名的隐士,如“河西佣”“补锅匠”“云门僧”“若耶溪僧”“玉山樵者”等。巧的是,他们都生活在“靖难之役”,也就是明成祖朱棣起兵推翻建文帝政权的年代。从古至今,人们都在推断,这些人很有可能都是不愿意归顺朱棣而遁入山林的建文帝遗臣。

  《明史》中记载,玉山樵者住在金华的东山之上,一辈子都穿着粗布麻衣,头上戴着斗笠,他曾经为王姓人题过诗,称自己为“宗人”,所以大家怀疑他也姓王。人们习惯把他这一类人称之为“隐士”。很多影视剧中,在政治旋涡中落败的一方往往也会先隐起来,目的是为了“东山再起”,不知道玉山樵者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想法。

  “七年艰难走闽越,日夜思亲鬓成霜。回头往事付空花,形影相随衣百节。当时恨不早见几,扁舟一棹江南归。即今寄食荒村里,佳士出迎常倒履……”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他不仅仅是淡薄名利,更是一位政治流浪者。当初建文帝不知所踪后,玉山樵者在福建和浙江的崇山峻岭间寻找了7年之久。如果甘心归隐,又何必再涉其中?

李任

  记者 章果果


《明史》卷一百五十四 列传第四十二

  李任,永康人。以燕山卫指挥佥事跟随明成祖朱棣起兵,多次立功,任指挥同知。

  这一句话后,《明史》用不小篇幅,记载了李任可歌可泣、壮烈无比的一场守城战。

  明成祖朱棣平越南后,由于委派的地方官员横征暴敛激起越南民变,黎利起兵造反。宣德元年,派大军征缴,李任跟随征伐交趾(今越南),守卫昌江。因为昌江是朝廷大军往来的重要通道,黎利全力攻打。都督蔡福被俘获,贼寇逼迫他招降李任。李任在城上大骂蔡福:“你身为大将,不杀贼寇,反为贼寇所用,猪狗都不吃你这种人!”并放炮攻击。

  贼寇拥着蔡福退去后,大规模集中士兵、大象、飞车和冲梯,逼近城池围住攻打。李任与指挥顾福率领精锐骑兵出城掩杀,烧毁攻城器具。贼寇又筑起土山,居高临下往城里射击,又挖掘地道偷偷进城。李任、顾福依据情势顽强抵御,死守9个多月,前后打了30仗。

  贼寇听说征夷将军柳升的军队即将到来,又增加兵力攻打。宣德二年四月,城池陷落。李任、顾福依然率领敢死壮士,三次战斗,三次击败贼寇。贼寇驱使大象蜂拥而来,守城方再也无法支持,一个个自刎而死。内官冯智、指挥刘顺都上吊自杀。城中军民、妇女不肯屈服而死的有几千人。

吕文燧

  记者 章果果


《明史》卷一百四十 列传第二十八

  吕文燧,字用明,永康太平村人。这是一位不惜散尽家财保卫家乡的义士。

  元代末年,盗贼兴起,括苍山那边的贼寇聚众万人作乱,劫掠永康各地,危及太平村安全。吕文燧与兄弟子侄商议后,散家资数十万,招募壮士三千,与盗贼接连作战,击退盗贼。因为战功,吕文燧及其兄弟三次被授予官职,但每次大家“皆辞不受”。

  朱元璋平定婺州后,吕文燧率其部归附。永康被设为辅翼,吕文燧被任命为左副元帅兼管县事,后提拔为庐州府知府。浙西平定后,调任嘉兴知府。松江有百姓作乱,侵犯嘉兴,吕文燧用栅栏封闭内署,率领壮士守卫。李文忠救援到来后,贼寇被擒拿,诸将领乘机想屠城。吕文燧说:“作乱的是盗贼,百姓有什么罪过?”极力制止了他们。

  任职满三年后入朝,奉诏持节告谕阇婆国(今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一带),途中在越南兴化因病去世。第二年,嘉兴佐贰(辅佐主官的副官)以下因盐法连坐被杀的官员有数十人,有关部门认为吕文燧曾经在官方文书上署名,请求抄没其家产。皇帝说:“吕文燧诚实守信,必定不会非法谋取利益,而且死于出使事务,可以顾念,不抄没。”


诸葛伯衡

  记者 叶 骏


《明史》 卷一百五十二 列传第四十

  诸葛八卦村是诸葛亮后裔的最大聚居地,由诸葛亮27世孙诸葛大狮于元代中后期开始营建,至今有600余年的历史,人杰地灵,人才辈出。诸葛伯衡(1328~1391),明初“清修直谅之士”,兰溪市诸葛村人。

  在诸葛廉政文化馆内,就有诸葛伯衡的廉洁自律故事。明洪武初年,诸葛伯衡出任北平织染杂造局大使,他赴任不带家眷,公差出入不骑马坐轿,如遇雨天,脚穿草鞋在泥途中行走。关心百姓疾苦,厉行改革,深受百姓的爱戴。消息传到京城,在左春坊大学士董伦的推荐下,明高祖朱元璋亲自召见,商讨治国之道。诸葛伯衡直言:“圣明之世,纲纪正而法度修,民皆安业,但廉耻之道轻耳。”朱元璋听后大喜,诸葛伯衡被提拔为陕西参议(正四品)。他极受本乡人尊重,人称“大参公”。因为他两任参议之职,元末诸葛氏宗谱毁于火,他担负修谱重任,访疑补缺,使宗谱得以延续。

  从古老的《诫子书》到“乡会两魁”牌匾,诸葛家族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清正廉洁的故事,历历在目。如今,人们也津津乐道于“鞠躬尽瘁”“勤于职守”“廉于律己”等上百个历史故事。诸葛伯衡便是其中之一。



年度奉献

主创团队
劳剑晨 李艳 章果果 许健楠 张海滨 叶骏 汪蕾 季俊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