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专题 > 2020 > 01 > 2020新春走基层 > 新春走基层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新春走基层——我们眼中的时代风景”系列报道①荒山有个“猪司令”

2020-01-20 17:35:11

来源: 金华日报

作者: 章馨予 胡肖飞 陈业 张辉

【编者按】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决胜之年。在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我们推出“新春走基层——我们眼中的时代风景”系列报道。编辑记者将始终牢记初心使命、践行“走转改”精神、增强“四力”,走进田间地头,深入大街小巷,品味基层浓浓年味,时时感受奋斗气息。用手中的笔、话筒和镜头记录时代变化,用一个个普通人的故事,用他们只争朝夕、不负韶华的拼搏精神,将我们眼中这个时代的风景一一呈现。

    金华新闻客户端1月14日消息  金华日报记者  章馨予/文  胡肖飞/摄影  陈业  张辉/视频

  在婺城区竹马乡金店村,有一家23年历史的华源猪场,在市区城北街道洪源猪场并入后,几经升级改造,成为竹马乡留存下的两家之一,也是规模最大的猪场,如今生猪存栏量5000头,去年年销售额达1500万元。

  在竹马乡向家源村,有一片占地120亩、名为“黄坞庵”的山,五年前,这里还是片被世人遗忘的荒山,如今种满了黄桃、柑橘、番薯等经济作物,慕名前来采摘的人络绎不绝,去年产值达8万元。

  猪场和荒山,相隔5公里,看似不相及,却有着剪不断的莫大关联。新春之际,我们来到这里,探寻它们背后的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家23年历史的养猪场

  华源猪场离竹马乡政府不远,右拐进入一条乡道不久,便可到达猪场。这里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干净:进入猪场的路上铺满了白石灰,茶梅、红叶石楠、紫薇等大面积绿化,路口有清晰指路牌,风不大时,几乎闻不到异味。

  今年65岁的吴启成是牧场的最大股东,有着23年养猪经验。他自家牧场门口的一间小屋内,换上了雨鞋并按照程序进行消毒。他说:“这个猪场是我多年坚持的心血,所以对于防护工作特别仔细。”我们跟随吴启成,参观了这家“省级美丽牧场”。

  办公楼走道的两侧墙壁上,“金华市农业龙头企业”“浙江省美丽牧场”等一块块荣誉牌见证着金华市华源牧业有限公司的辉煌过往。

  原来,吴启成有洪源和华源两家猪场,1997年成立了金华市华源牧业有限公司。2014年,“五水共治”拉开了金华畜牧业污染整治的序幕。婺城是传统养殖大区,白龙桥、雅畈、长山、竹马、乾西等乡镇都集中着大量养殖产业,其中多数养殖场水平低、规模小、设施简陋,部分养殖场建设年份较早,设施未能跟上环保要求,粪水直排,严重污染水环境。

  整治的其中一项,便是要求市区二环内的养殖场全部拆除。那时,位于婺城区城北街道洪源社区的洪源猪场作为社区唯一一家养猪场,多年来粪水直排对周边环境造成了污染,自然难逃关停命运。可17年的苦心经营让吴启成难以割舍,于是,醉心养殖的他将那里的2000多头生猪迁至竹马乡金店村的华源猪场,志在打造顺应环保趋势、绿色发展可持续的养猪模式。

  在猪舍附近,有一组大型设备。吴启成说:“你们闻到味道比以前小多了,多亏了这些设备。”原来,吴启成先后投入280余万,为猪场配套新建大型沼气污水处理池、污水深度处理设施以及储气罐、发电机组等设备,用于处理生猪饲养过程中产生的猪粪、猪尿等污染物。

  “金华畜牧业发展进程中的那场大规模整治就好比大浪淘沙,待潮水退去,在风雨中伫立不倒的养殖企业必定有自己的坚守和价值。”在竹马乡党委书记姜建军看来,也只有这样与时俱进的养殖理念,才得以让华源牧业从竹马原有的136家养猪场中脱颖而出并存活下来。

  一片曾被人遗忘的荒山

  采访当天下午3时许,运送沼液沼渣的运输车准备再次发车,前往5公里外的“黄坞庵”。我们驱车一同前往,开往黄坞安的路不算弯曲,约二十分钟后,一座小山映入眼帘,那便是“黄坞庵”。虽已是深冬时节,海拔200多米的黄坞庵山头,蓝天、青山、果树遥相呼应,仍是一派生机勃勃的葱茏景象。

  吴启成指着满眼绿色说:“这里曾经一片茶山,后来被改造成了旱田,加上长期化肥使用造成土壤板结、肥力低下,一直荒废着没人种。”5年前,吴启成从向家源村流转到手这120亩山地,种下了锦绣黄桃、红美人柑橘以及少量套种杂粮,打造了一个水果基地,并以此为基础创办了婺城区立达家庭农场,也自此搭起了一座与华源猪场之间的“隐形桥梁”。

  华源猪场5000多头存栏生猪,平均每天产生50吨猪粪、猪尿等废气污染物,虽说斥重金购置了沼气沼液处理设备,但离达标排放仍有差距,怎么办?吴启成指着黄坞庵顶两个总容积900立方米的沼液储存池说:“这就是我的办法。”

  吴启成将经设备处理后的沼气循环用作猪场自身取暖和照明发电,沼液沼渣则用作有机肥料,一部分送给周边农户种植苗木庄稼,剩余部分就运送到黄坞庵山上,作为果树和农作物的基底肥。每天运送上山的沼液沼渣就储存在储存池内,有需要的时候,开储存池阀门,沼液就会沿着6000米的沼液管网顺流而下,浇灌至每株作物。

  吴启成粗粗算过一笔账,猪场的有机肥平日里都会送往基地周边的村庄。以附近一家水稻种植户为例,“猪—沼—作物”的生态循环模式可以帮他们每亩节约肥料成本280元左右,为农户增加经济效益。

  “以前这里的土质很差,根本种不好东西。”吴启成一边说着话,一边向我们展示基地现在的有机土,多亏这些年施加有机肥,土壤结构和质地得到了极大改善。去年,经过三年养分“沉淀”的黄桃和柑橘首年产果,吴启成也在下半年迎来了一年里最忙碌的时光。

  去年7月底,基地里40亩黄桃树已经结满了果实。可以想象,半山的金黄,山风拂过,漾起淡淡的一抹桃香,格外诱人。去年11月柑橘也开始产果了,看着有机肥滋润下茁壮成长的柑橘树,吴启成的眼中满是期望和欣喜。

  一套绿色生态循环体系

  吴启成的农牧对接绿色循环基地也得到了政府的重视和支持。“我们每个月都会过来,督促猪场的沼液使用是否规范、废弃污染物有没有全收集、全处理和全利用,指导养殖户进一步提高养殖废弃物的综合利用水平。”竹马乡畜牧管理员潘竹生告诉记者,为了提高养殖户的积极性,减轻他们的资金压力,政府还专门出台政策对养殖户购置的槽罐车等设施按总投资的50%进行补助。不仅如此,每辆运输车都安装有GPS定位,监管部门可通过电子信息跟踪建立车辆运行监控系统。

  如今,华源牧业已经成为周边种植产业必不可缺的有机肥供货基地,也是当地集绿色无公害和环保效益于一体的农牧对接绿色生态养殖示范区,而这样的示范区在金华并不少见。

  婺城区畜牧发展指导中心负责人贾建学介绍,近年来,婺城区大力推广“猪—沼—作物”“牛—沼—牧草”等生态循环模式对沼液进行综合利用,以槽罐运输车为纽带,建立了一套“内部小循环、园区中循环、区域大循环”的绿色生态循环农业发展体系。目前,婺城41家养殖场已经与种植大户签订沼液消纳协议,建成农牧对接绿色循环体9家。农牧对接绿色循环体系,不仅改善了养殖环境,增加了有机肥使用量,也拓展了利润空间,起到了治理环境、改善土壤、增加效益的三赢效果。

  随着“五水共治”暨畜禽污染整治以及“三改一拆”、“六边三化三美”、剿灭劣Ⅴ类水等工作的深入推进,全市规模养殖场数量大幅减少,生猪养殖业与“五水共治”开展前相比大量萎缩,如何在不断推进养殖污染治理的同时保证畜牧业高质量发展,保障菜篮子安全是畜牧业面临的一大考验。

  “建设农牧对接绿色循环体是深化推进种养结合、农牧循环的有效举措,也是畜禽养殖污染治理最经济有效、可持续运行的根本途径。”市畜牧兽医局副局长高士寅说,2017年,浙江吹响“畜牧业绿色发展示范县创建”号角,培育建设农牧对接绿色循环体正是创建中的一项重要内容。

  截至目前,全市兴建沼液贮存池24.65万立方米,铺设排污管道89.12万米,粪污处理设施装备配套率100%,建设农牧对接绿色循环体50家,发展沼液异地配送利用第三方服务机构7家,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率达97.18%。

  评论

  大浪淘沙 智者生存

  □ 徐睿

  民以食为天,猪粮安天下。社会的幸福度,与“猪”有着息息相关的联系。

  以前,养猪在农村一直是件稀松平常的事。只要猪不生病,卖得出去,就赚得了钱。然而,随着时代变迁,信息资源多元化冲击,养猪的形式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这几年,对养猪场的考验是接踵而至。前有环保政策、禁养政策的不断加压,后有疫情的虎视眈眈。因为技术、管理上的不足,设备上的不完善,一批批的散养户被淘汰下来。

  能挺下来的猪场,没有不二法则,只有“学”和“变”。老吴的猪场能顺应规则挺下来,就是得益于他肯学、肯变化。老吴爱看书、看新闻、拜师傅,还喜欢研究政策、了解时事。他花了20年时间,从一名普通的农民,变成农牧业复合型人才,关键时刻,他的猪场才能顺利完成蜕变。

  对畜牧行业的挑战不会停止。近年,越来越多的科技大佬们都加入了养猪的大军。网易宣布养猪时,大家都还带着疑问。2018年2月6日,阿里云与四川特驱集团、德康集团宣布达成合作,宣布实行AI养猪,猪场有大量的历史视频数据和母猪的历史生育数据,可以帮助“ET大脑”对母猪的生产模式进行深度学习。晚些时候,刘强东也加入了养猪行列,还推出了猪脸识别技术,记录了每一只猪的进食情况。

  且不论科技大佬们的养猪行为会给这个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至少这代表未来的养猪行业依旧挑战重重。立身百行,以学为基,以老吴为代表的普通养猪场主们,唯有不断武装自己的大脑,锻炼洞察政策目光,才能在这个行业长远立足。

  书记访谈:对话竹马“美丽经济”

  华源猪场是竹马乡“美丽经济”的一个缩影,这背后除了猪场的自我革新,还离不开一个温润包容的发展环境。竹马乡“美丽经济”发展如何?让我们听听乡党委书记姜建军怎么说。

  问:竹马乡“美丽经济”发展现状如何?

  答:竹马是中国茶花之乡,从90年代末开始,这里就以种植茶花为主,如今茶花种植面积占全乡90%以上,产值占比也超过95%。

  竹马的产业之“花”,带来了“美丽经济”。根据发展现状和产业优势,我们提出了“一带一域”山区发展战略。一带是打造一条全长15公里的游步道,与金华山风景区相连;一域是全域美丽,山区南部是茶花产业园区,中部是集聚区,北部是农旅结合产业园区。

  问:您对竹马乡的未来有什么期待?

  答:花满竹马、风情竹马、幸福竹马是我们的目标。这里我想用一句诗来为竹马吆喝:“花开满园为谁开,风情竹马等你来”。

  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开展美丽田园、美丽花圃、美丽道路、美丽牧场等系列建设,进一步加大民宿、道路扬尘等治理,让竹马“村村有特色、处处有花海”,实现全域美丽、全域景区化。

  问:华源猪场作为竹马“美丽经济”的一个亮点,有哪些经验值得借鉴和推广?

  答:华源猪场作为竹马乡养殖业的代表,通过一路创建,改变了大家对传统养殖业的看法。它适应现代养殖业的发展趋势,践行“两山”理论,探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生态循环发展之路,实现了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丰收。

  (贾永亮  孙梦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