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专题 > 2020 > 02 > 身边的战“疫” > 头条新闻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身边的战“疫”|满满回忆!是什么打动了陈薇父母

2020-04-03 22:41:38

来源:

作者: 李艳


  金华新闻客户端3月25日消息  记者 李艳 文/摄

  17年前的《金华日报》已经泛黄,但依然散发着墨香。

  3月23日下午4时左右,市科协主席汪希燕到兰溪看望女将军、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父母时,带了两份特殊的礼物:17年前、2003年4月28日,本报在显著位置刊发的陈薇特别报道《兰江女儿直面非典挑战》;17年后、2020年2月5日,本报再次在显著位置刊发的陈薇特别报道《正月初十,女将军从前线打来第一个电话》。   

  “太好了,谢谢!”陈薇父母一迭声地道谢,父亲陈李坤更是抚摸着17年前本报版面上刊发的照片感慨:“这是陈薇和母亲、弟弟在兰江边照的。那时候,陈薇还很小呢。”    

  陈李坤今年84岁,喜欢花草。当初给女儿取名陈薇,寓意“像蔷薇一样,富有顽强的生命力,低调不张扬,不管风吹雨打始终能够怒放,暗香袭人”。

  陈薇,这朵绽放在战疫一线的“蔷薇”,正一如既往迸发顽强的力量,“雨晴香拂醉人头”。

  “谢谢你们!生了一个好女儿”

  陈薇父母入住的兰溪市康体中心,环境优雅,设施齐全。三室一厅的家中,井井有条,一尘不染,客厅正中挂着“君子若兰”的书法作品,左右墙上醒目的位置,则分别挂着2015年6月30日,由习近平总书记亲笔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晋升军衔命令:批准陈薇晋升为专业技术少将军衔,以及浙江省人民政府、浙江省军区颁发的“将军之家”奖牌。   

  “谢谢你们!生了一个好女儿。只要一发陈薇院士的新闻,手机就刷屏。”汪希燕送上鲜花和问候,由衷地说。    

  陈薇父母去年5月入住兰溪市康体中心,这之前,大多数时间住在北京。

  “在北京和陈薇住在一起,一天也看不到多少时间。早上一早走,晚上很迟回来。尽管上班地方离家近,中午吃饭也不太回来,经常在单位吃工作餐。”陈薇母亲退休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北京帮陈薇带孩子。

  抗击非典时,陈薇的儿子只有4岁。当年,已经100多天没有见到妈妈的他,隔着电视屏幕亲吻陈薇的照片, 戳中了很多人的泪点。17年一晃而过,陈薇的儿子现在已长成帅小伙子,子承母业,正在读研,也学生物科技。


  “他们一家三口,各分东西。陈薇在武汉,丈夫在北京,儿子在国外。国外爆发新冠肺炎,陈薇心里牵挂,但分身乏术,只能委托他人给儿子寄去口罩。”

  陈薇父母颇为通情达理:陈薇是国家的人,一切以国家为重。

  “生下儿子一个月,陈薇就出国了,她儿子也早就习惯了。”

 “陈薇经常来看我,很有情义”  

  陈薇从小就酷爱读书。早在读幼儿班时,她的接受能力就比别人强,一道题目,往往老师还没讲完,她就已经知道答案了。陈薇还很懂事。在兰溪一中读高中时,虽然功课紧张,但一回到家,总是抢着烧饭、洗碗等,做完家务活,她才会安安静静地坐下来看书。

  “陈薇自小就不用我们操心。读书很自觉,我们从来不教,都她自己做主。” 陈薇母亲自豪地说。

  1984年,兰溪一中高中毕业,陈薇考上浙江大学化学工程系,“之所以读浙大,也是受她大舅舅影响,大舅舅就是浙大毕业,成绩也很好”。    

  陈薇大舅舅叫徐军,比陈薇母亲小4岁,原浦江县科委主任,今年75岁。

  今天中午,记者与徐军取得联系时,他正在浦江县中医院住院。提起陈薇,徐军满满的骄傲:“陈薇读书很好,但不死读书,人很阳光、活泼。”

  徐军告诉记者,陈薇很要强,有志向。“当年,知道我是浙大毕业后,陈薇在我面前说了好几次:大舅舅浙大毕业,我也要读浙大。”   

  徐军5岁时,父亲去世,陈薇母亲一直把徐军带在身边,并资助他读完大学。徐军排行老二,下面还有一个弟弟, 姐弟三人感情很深。  
    15年前,陈薇和家人还专程到浦江看望徐军。“当时,陈薇已经在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工作。我带他们游玩了仙华山,陈薇称赞了仙华美景。”

  去年,徐军到北京看病,住院期间,“陈薇经常来看我,很有情义。”


  她每天都忙到很晚,打电话也就几分钟

  陈薇是我国为数不多的女将军院士,作为“生物危害防控”国家创新团队的学术领头人,多年来致力于生物防御和生物高技术研究。疫情爆发后,1月26日(农历正月初二),陈薇带领一支由军队紧急派出的专家组赶至武汉,迅速投入到新型冠状病毒的病原传播变异、快速检测技术、疫苗抗体研制等工作中。自抵达武汉以来,陈薇领衔的科研团队集中力量展开在疫苗研制方面的应急科研攻关,3月16日晚,陈薇院士团队研制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展开临床试验。    

  原以为,陈薇已经凯旋回到北京,陈薇母亲透露,陈薇仍在武汉,“每天都忙到很晚,打电话都没时间,难得打来,也就说几分钟,叮嘱、问声好就挂了。”

  这边聊得火热,那边陈李坤始终捧着17年前的《金华日报》念念有词:“这是陈薇,那是陈薇妈妈和弟弟。”    

  照片中的陈薇扎着羊角辫,穿着T恤、百褶裙,目光坚定,正视前方——

  谁也不会想到,若干年后,这个聪慧、清秀的小姑娘担起千钧之重,一次次和病魔较量,一次次凯旋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