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专题 > 2020 > 10 > 动听金华 > 最新消息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动听金华214】背着箱子卖棒冰

2020-10-10 17:53:46

来源:

作者:

  audio


  每一次转身都是值得期待的蝶变。

  全新升级的金华新闻客户端重磅推出一档全新的栏目《动听金华》。 

  每周一至周五,打开金华新闻客户端“电台”频道,你就可以收听到一个好听的故事。

  他们是金华最动听的声音,听他们说金华的好故事,打开一个美好的夜晚。



  背着箱子卖棒冰

  作者: 张必强   朗读者:秋然

  小时候每当夏天来临之际,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吃一根凉爽的棒冰,那一舔一嚼的甜香味一直凉彻心扉。

  村里的能人办起了棒冰厂,我当时只有14岁还在读初中二年级。放暑假后,我叫父亲请木工师傅做了一只棒冰箱子,然后涂成天蓝色,两边捆上一块放在肩膀上背的布条,垫上棉褥,又从妈妈手里要来了5元钱零散钱当做本钱,头戴一顶草帽,加入了卖冰棍的行列。

  我们村位于丘陵山区,只有一条公路,到周边许多村庄的道路崎岖不平,还有村庄没有通公路,我只有背着棒冰箱子走几公里甚至于十几公里的山路去交通不便的村庄去卖。 

  当时棒冰厂批发价是二分五一根,卖价是四分一根,差价一分五一根。第一次出门卖冰棍,能不能卖出去心里没有底,也没有大声的吆喝过。于是在树荫下,趁着没有人,试着嗓子喊了一声“卖棒冰……”声音是那么的软弱,还带着几分羞涩,一点也不响亮,只有自己才能听到。

  我的吆喝声总算是有人听到了,一个赤着身子的小男孩,拼命拽着父母边哭边嚷着要买棒冰。我高兴地迎了上去,这个小男孩扑向我的小木箱……越来越多的人围拢过来买了棒冰,我一时有些手忙脚乱,一边找零钱一边从箱子的棉被里拿出棒冰……

  我最高兴的是村里晚上放电影和过时节,天气好的话一个晚上可以卖掉好几百根棒冰了,遗憾的是错过了自己喜爱的电影。

  每到早稻成熟收割的双抢季节,收割水稻又累又热,就需要来点凉爽的棒冰,我背着箱子到田间地头一吆喝,保准很多干活的人放下手中的活都围上去买,一买就得好几根,坐在地头上,一家人吃着棒冰歇歇凉快,因此那个时候棒冰卖得最快啦。

  这个职业只有在高温炎热太阳火辣辣地烤着时才有生意,汗珠大滴大滴往下落,我自带水壶的水早已喝干了,但仍要背着沉重的箱子去邻村叫卖,运气好时能在一个村子里卖上几块钱,运气不好时辛辛苦苦背到一个村,同伙刚刚来卖过,只能换一条路线。

  最愁的是背上棒冰出门后天气突然变化,因为气温低棒冰就卖不出去,只能背回来退给厂里。如果剩下不多了,也不去退,自己吃掉算了,一个暑假我不知道吃了多少根棒冰,但是实在心痛,感叹钱挣得实在不容易,更不易的是那些钱是汗水中挣到的,一般棒冰不融化自己是舍不得吃的。

  每次卖完棒冰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从箱子里面拿出装钱的饭盒数钱,哗啦啦一声把当天的全部收入倒在桌子上,虽然只有十几元钱,都是一分二分的多,但是装满了满满的一饭盒。整理好钱后留下本钱,剩下的就是自己的了,感觉特别地开心。

  我连续坚持两个暑假卖棒冰,直到村里的棒冰厂停办为止,赚回了自己读书的学杂费,开学后我还带着那只蓝色的棒冰箱去学校,箱子用来放米和菜,有个同学还以为我到学校里面来卖棒冰了呢!

  背着箱子卖棒冰已成为一段难忘的儿时回忆,它让我深切地体会到了生活的磨难,父母的不易和自食其力的可贵。

  现在的农村家家都有电冰箱,冷饮更是一年四季不断,只是再也听不到当年的吆喝声了。 


  

   朗读者简介

  秋然,原名朱军威,金华市朗诵艺术协会理事,副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