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新闻网首页

首页 > 专题 > 2020 > 10 > 动听金华 > 最新消息  正文

关注金华新闻

微信

微博

【动听金华218】最抚凡人心

2020-10-10 17:53:54

来源:

作者:

  

audio

  每一次转身都是值得期待的蝶变。

  全新升级的金华新闻客户端重磅推出一档全新的栏目《动听金华》。 

  每周一至周五,打开金华新闻客户端“电台”频道,你就可以收听到一个好听的故事。

  他们是金华最动听的声音,听他们说金华的好故事,打开一个美好的夜晚。


最抚凡人心 

作者:伍献卫    朗读者:徐亚军


  迷恋一种味道,其实是乡土情结在作怪。故乡哪怕是一段长满狗尾巴草东倒西歪的土坯墙,你也怀想它,爱它,迷恋它,别人不屑一顾,我却万分傲娇。

  小学同学曾经跟我说起一个和这烂菘菜有关的故事。他的阿叔,家境贫寒,学习勤奋,吃苦耐劳,是恢复高考后最早从我们村子里走出去的大学生。他大学毕业留在北京,一直在中关村工作,工作繁忙,很少回老家。生命弥留之际,他给他的哥哥也就是我同学的父亲打电话,请他带一些家乡的腌萝卜、烂菘菜去北京,其他一概不需。哥哥赶去北京,登机安检的时候被拦了下来,这腌萝卜、烂菘菜不能登机。无奈之下,只好退了机票改乘火车,把腌萝卜和烂菘菜捆扎包装得严严实实装在行李箱内带去了北京。可惜,兄弟俩没见上最后一面,据说尝一尝腌萝卜和烂菘菜的味道是弟弟生前的最后一个愿望。

  我曾想,这是一道怎样的菜,哪怕山海相隔、万里迢迢,还有人在弥留之际惦念着它。我曾想,这是一种怎样的滋味,让一个客居他乡的游子魂牵梦绕,无法割舍。一定是这腌萝卜、烂菘菜曾经在艰难的岁月里滋养过他的身体,抚慰过他的灵魂,这种情感与寄托,根深蒂固,纵使刀砍斧削也难从心头移除。

  一碗烂菘菜也让我刻骨铭心。那年雨季,洪水漫过了堤坝,淹没了田野,冲进了村庄,汪洋一片。有个十来岁的少年站在齐腰深的洪水里,这一切对他来说是那么陌生,他幻想着这一回他可以住到木阁楼上去,一边吃着奶奶烙的面饼,一边从木阁楼的窗户里伸出一根钓竿,或许还能钓到一条大鱼……

  那年的洪水真大啊,少年如愿以偿住到了木阁楼上。饥饿中,父亲带他下楼蹚水来到灶台前,从炉膛的稻草灰里端出一小碗烂菘菜。少年眉头一皱,小声嘀咕:“这个怎么吃得下?”父亲甩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少年脸上。

  那个少年就是我。那一记耳光真重啊,它穿越30多年的时光,至今火辣辣地印在我的脸上。我住在木阁楼上,没有吃到面饼,也不敢把鱼竿伸出窗外。木阁楼上气氛凝重,那一小碗烂菘菜静静地放在柜子上,没有人说话,只有我小声啜泣的声音,还有一缕烂菘菜的臭味弥漫在空气里。我后来明白了什么叫“少年不识愁滋味”。洪水肆虐,一季粮食绝收,父亲内心惶惶,手足无措,我的那一声嘀咕如火上浇油,似冰锥扎心,我现在能感受到那一记耳光里的绝望。

  别人说给我听的旧事也好,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故事也罢,容不得追悔,来不及感叹。可是这故乡的烂菘菜,这艰难岁月里的一缕菜香,这人间烟火的气息,最慰思乡魂,最抚凡人心。


    朗读者简介

  徐亚军(晓航),杭州市临安区融媒体中心临安新闻主持人、播音员,国家一级播音员,浙江省朗诵协会会员、全国百优金牌主播,中华文化促进会主持人专业委员会专业委员、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社会艺术考级委员会朗诵等级考官。